笔趣趣 > 三国:曹营谋主,朝九晚五 >三国:曹营谋主,朝九晚五

第一百一十四章:有人坏我名声!君侯为老朽做主!

“仲康。”

临去正堂前,徐臻拉了一把许褚,和他一同走出去,同时靠近轻声道:“等你出发的时候,我再教你该说些什么。”

“好,知道了君侯。”

典韦点点头,而后又好奇道:“君侯,此人到底和君侯是什么关系?”

徐臻沉默了片刻,思索后,笑道:“你不是想知道我枪法是何人所教吗?”

“对,难道是他?”

“不是,我们应该是同一个师父。”

徐臻神秘一笑。

许褚当即来了兴趣,“当真?”

他脸上笑容逐渐如花朵一般绽放,许褚本身喜好武艺,而且最是喜欢与人比武,以武艺来决出高低。

无论输赢心中都不会有什么顾及,最是享受的便是在交战之时难舍难分的过程。

是以,和典韦多次武斗最为舒畅。

最不喜和徐臻比武,因为他不敢用全力。

总是会束手束脚的,打得不痛快。

现在又有个师出同门的,那肯定要寻来。

“千真万确,若是可寻到,我去招揽之,日后岂不是能和仲康日夜比武?”

“哈哈!”

许褚当即展颜一笑,“好,好极!”

“我早就和典韦打腻了,几百个回合也分不出胜负来。”

“腻了你怎么不找我?”

“打不过您。”

许褚老实的说道。

他和徐臻也一样,几百个回合分不出胜负,但是徐臻和典韦又不一样。

典韦是蛮力,徐臻是矫捷。

这打起来,怪招实在是太多了,稍有不慎就会受重伤。

夏侯恩又太菜。

许褚不喜欢和夏侯恩打,那家伙的剑术,适合用来舞剑,观赏性极高,若是肉搏的话,剑艺的水平肯定是已经足够了,颇有当年享誉各地的王越之风。

但是力道完全不够,不可能打得过他们三人。

没办法,许褚自己觉得,这是天赋上的差距。

单以武艺而言,君侯应该是许褚见过的武将之中最高的。

哦不对。

君侯是内政谋臣。

好能苟。

……

正堂上。

一老者在董访的带领下走进来,老者身穿灰袍,颇为有些仙风道骨,手中拄着的手杖比较宽大,走得颇为稳当。

挺胸背着一只手而行。

董访在旁边倒是十分和善,并未摆什么架子,反而是时不时的微微带笑,一口一个“世叔”的叫着。

董氏和华佗倒是没有多少交情,可是他在游方之前,于洛阳官宦之家救过不少人,得到士族人的尊重。

北方有神医华佗。

士族之中也有一人名张机,字仲景者。

天底下这两人的医术最为高明,但是张机多是治理寒症。

华佗则是不为自己设专精。

“晚辈徐臻,见过先生。”

徐臻到近前来,当即拱手相迎。

华佗与董访交谈之势忽然一止,华佗面带慈和的笑意,微微站正来对徐臻深鞠一躬,柔声道:“见过徐君侯。”

“老朽自去许都的路上,听闻徐君侯在此,是以特来拜会。”

“这些年,在游方之时,听过许多百姓对徐君侯赞不绝口。”

“即便是在豫州境内,也将君侯比作当今仁义爱民的玄德公。”

“君侯之名,让百姓交口称赞,唯有真心为民,一心为政,方可能得此境地,久闻不如一见,此刻一见,却没想到如此年轻。”

徐臻表情平静,只是微微含笑,向内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先生谬赞。”

“先生行走四方,治病救人,且一生奉行,才是大仁大义者。”

“所谓医者仁心,此话在先生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哈哈!”

华佗摆手大笑,“君侯才是谬赞,老朽不过治病救人,比不过君侯以内治医天下疮痍,令百姓固安。”

“先生请!”

徐臻脸上微笑不断,再伸手而请。

“好。”

华佗当即健步而去,年纪看起来应当是已经过了半百,但是却依旧精神矍铄。

入座之后,徐臻与华佗交谈片刻,因为徐臻着急回去看书,所以也不准备再长篇大论的交谈,直接开门见山的道:“先生,在下万分想与先生多多交谈。”

“譬如交流五禽戏心得,但此刻必须要去看书了。”

五禽戏,就是华佗所创。

但他游方之时,极少教人,所教导之人也是寥寥十几人罢了。

如此徐君侯居然也能知道,那就说明两人要么有缘,要么是他真的在练。

华佗当然心中高兴。

“君侯当真是日夜都要苦读,这份自省性子,令人敬佩。”

“先生,如今虽有小成,但各地还有叛贼,诸侯依旧割据,在下位卑不敢忘忧国,依旧要不断精进方可。”

华佗的眼神稍稍变化了一下,多了几分欣赏。

这位君侯,果然和传闻一样。

不光尽忠职守,而且为人上进,志存高远。

如此有魅力之人,日后必成大器。

“好,既如此,老朽明日再来叨扰。”

“那太好了。”

徐臻松了口气,面色感激,“先生能体谅,在下感激不尽,以往许多人,都以为乃是不喜交流,其实并非如此。”

“正因为在下囿于自己所定的规矩,无形之中得罪了不少人。”

华佗看向左右哈哈而笑,而后收起笑容点头感慨,“君侯心志坚定,令人敬佩。”

“至于得罪之事,何须听从他人看法,君侯自省于心,大道独行,自有友人相随。”

说到这,两人已经都站起身来互相拱手。

准备告别。

这时候,华佗面色郑重了起来,道:“但,老朽此次来,其实是有一事相求。”

徐臻点头道:“先生请说,在下与先生相见恨晚,定当竭力相助。”

华佗先生面相优雅随和,说话又好听,医术方面更是人才。

如何令人不喜欢?超喜欢的。

“老朽在来之前,实际上听闻了有人在败坏老朽之声名。”

“说劁猪之法,是老朽所创!”

“令人气愤,实不相瞒,我行走多年,到各地为百姓治病,也曾救过耕牛幼马,的确也曾劁过……可若是说我特意创此法。”

“此非是玷污声名也?!君侯不知,一路行来,百姓将华佗之名与幼豕同提,令人气愤!”

“恳请君侯,寻出此人来,还老朽声名公正!”

“哦,原来是这件事。”

徐臻微微后仰站直了身子,同时缓缓背手,仿佛感慨人生般看向了远方,微微点了点头。

“君侯知道此事?!”华佗认真的问道。

“略有耳闻,这样,先生,此事我们明日再议如何?”

华佗颇为感激的点头,心中算是安定了。

既然这位君侯都这么说了。

那声名必然可以得挽回,至少也可让百姓清楚,自己从来没有创此法,虽然确实有过劁猪的经历,但那是在治病救豕。

“那就多谢君侯了。”

“君侯当真是好人,连我这等升斗小民之事,也可承诺理之,怪不得陈留治下百姓,如此爱戴。”

“先生谬赞了!这句是真的谬赞!”徐臻挺身抱拳,而后和曹昂一路送别华佗,直至到院落内。

曹昂上前来道:“子脩在陈留为先生置办一座宅院,先生可独自居住。”

“啊,不了。”

华佗顿时拒绝,“不可不可,老朽时常游方,最近应当要去许都,只在陈留逗留数日,与君侯和大公子商议所学。”

“就住驿馆便好。”

徐臻与曹昂对视了一眼,明白不妥。

驿馆能住下,但是这些外来之客,总不能都在驿馆住下吧。

还有个蔡昭姬在那呢。

如此传出去,显得好似身为大公子,扣扣搜搜不康慨。

曹昂当即道:“若是如此,先生可暂住子脩院舍内如何?”

“大公子——”

“先生不必拒绝,子脩住衙署中院,与伯文兄长一同理政。”

“原来如此。”

华佗恍然,若是这样的话,倒是可以去暂住。

“那就多谢了。”

“先生请。”

曹昂叫宿卫带华佗而去。

回头来见徐臻的时候,问道:“兄长,昭姬姑娘,是否也要……置办一座宅院。”

“不错。”

“是该置办,既然子脩来了,这个人情,就让给子脩了。”

曹昂顿时懂了,瞬间露出明悟表情,轻声道:“兄长是不是,没钱?”

徐臻:“???”

“胡说八道。”

徐臻说完快步离去,很快消失在了正堂。

晚上,还要看书,然后插花。

最后按时睡觉。

曹昂看着徐臻离去的背影,慢慢的脸色笑意不断。

伯文兄长真是。

直说便是,区区宅院耳。

……

夜里。

徐臻夜读之后,在安睡之前,从后院又出来。

叫来了许褚,两人在门口蹲下。

穿上厚重的大氅,在门前靠着说话。

“君侯你说,还要嘱托什么?”

“你明日出发,是吧?”

徐臻小声的问道。

“不错。”

“嗯……带你麾下宿卫二百人去。”

“分三个商队依次而进,路上有个照应。”徐臻虽说是要去查探,但毕竟是要从官渡过河,到了袁绍的地界,他们身份就相当于暗探。

不过,不是去刺探军情,而是在山里找山贼,这估计应当不会有事。

“诶,我知道了,”许褚微笑了起来,他听得出来徐臻在关心他,所以又补了一句,“君侯不必担忧,此去路途并不遥远。”

“而且,与山贼打交道,不算难……只要不是去剿匪的兵马,路途商队他们不一定敢劫。”

“嗯,好……”

徐臻思索了片刻,道:“若是真能找到,你就请他到陈留来,他当初最开始,希望投靠的是推行仁义之地,追寻仁义之主。”

“如今陈留便是以仁义待民。”

“再者,你便说我与童渊有些渊源,是以派遣你去寻赵云到身边,一同匡扶汉室,救天下之民。”

“然后,你再将这钱给他,”徐臻拿出了一个锦囊袋子,里面装着一块形状极好的金块,许褚掂量了一下不算轻。

君侯太康慨了。

从来没见过他自己用这么多钱。

真是有心了。

“这钱,给他干什么呢?”

徐臻认真的道:“便说,这钱是给他寡嫂的。”

“您和他寡嫂?”

许褚当即起身,目瞪口呆的凑近了些。

“没有关系,但是我曾听闻,他大兄在家中病死,因此他才回家奔丧,只有寡嫂在家,如何能安住?因此才出来落草。”

“哦!原来如此!”

若是这样,倒是真的情有可原了。

毕竟孤男寡女在家中住着,必然是要惹人非议的,为了嫂嫂的声名与未来,唯有出走,而若是他在家中本身有威望的话,别人也不敢随意欺压其嫂。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就是冀州那边,黑山军可是聚众极多,只怕是民情可没那么好。

可能在家乡也待不长。

“那我试试看,若是能遇到,便如此相邀。”

徐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若是遇不到,也无妨。”

“提前赶回来,此去月余便可。”

其实真要算时日,徐臻大约估计,就是在这一年。

刘备离公孙瓒而去,是因为他与刘虞关系恶化。

而公孙瓒最终杀刘虞,定然会让很多当年来投的有志之士离他而去。

毕竟,刘虞是真正的仁德主君,在幽州受百万老百姓的爱戴,甚至恨不得是将刘虞当做父母先辈来对待。

公孙瓒杀刘虞而失人心,赵云肯定也会离他而去。

既然刘备没有将他带到徐州来,说明他回家去了。

若是没记错的话,赵云的大兄,便是在他外出的时候,在家中病死,赵云心里一直有愧疚,在家留着照顾大兄妻小一年有余。

便因为闲言碎语,为了嫂嫂的名声,打点之后就带着些许乡勇再出真定,准备再投奔新主,立功名而存于世。

但最终无果,只能暂且落草,以待时机。

而他即便是落草,也没有去胡乱欺压百姓,只是以耕种、保护等为业,得关庄之中豪商资助,住了数年。

他要等刘备三兄弟再北上而逃的时候,才可再相见。

“好,那就定了!”

许褚一拍大腿起身,虽然不知为何要去寻此人。

但既然君侯有此要求,去一次也无妨。

“辛苦了,总之找不到就早点回来,切莫误了大事。”

“喏!”

……

二月至。

开春之后冰雪消融。

徐州一地,一夜之间忽然遭袭。

吕布夜袭了广陵,一夜之间下三座城池,收郡县在手,先行夺城驻军而收刮粮草。

此战极快。

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反应过来。

与此同时,袁术提前准备祭天诸事,与谋臣一番商议之后,迈向他认为最重要的一步!

相关推荐:穿书:恶毒女配靠和系统互殴洗白了肥婆当自强丹师当自强从解析太阳开始重生之悠闲山村生活神仙进修班棺山术摸金秘闻妖王不好惹,爱妃哪里逃美男倾城:萌妻撩夫日常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