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重生成土,开局掌握生死二气 >重生成土,开局掌握生死二气

第一二八章 思域迷城

不过,梦貘大巫的这种惊讶来得快,去得也快。

当她的目光彻底回归现世,落在姜乾这具翼龙躯壳之上时,她便意识到是自己恍忽间看花眼了,于是便又忍不住摇了摇头。

旁边,一直关注着师父举动的灵豼天巫忍不住问:“师父,您刚才说什么?”

梦貘大巫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徒弟这个问题,而是直接道:“我知道那个潜入者因何暴露了。”

而后,她转身看向老殿主,主动请缨道:“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干巴老头儿对她的能力似乎非常信任,听她这般说了,更多的便问也不问,就点头道:“那好,这事就交给你处理了。”

说着,他顿了顿,盯着梦貘大巫认真看了看,才又道:

“这也是个好机会,永远躲着也解决不了问题,不直面解决,这个疙瘩始终都会在。

如果这次能有好收获,后续该如何处置,全都由你来负责。”

梦貘大巫颔首道:“好。”

老殿主便对这另三位天巫,包括对面瞪大眼睛看着他们一举一动的翼龙蛮兽全都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便和来时一样,平平澹澹的就消失不见了。

梦貘大巫又对包括徒弟在内的三位天巫道:“你们回去吧,这件事你们暂时就不要插手了……回去后什么都别做,就当不知道今日之事就好。”

灵豼天巫三人自然都是恭敬奉命告退。

见三人要离去,翼龙躯壳身子微微加速,配合狂风一卷,便将三位天巫卷到了头顶,还一边对用异样目光看来的梦貘大巫昂首哞哞叫唤了几声,这才身化遁光,带着三位天巫离去。

梦貘大巫看着翼龙蛮兽远去的身影,空灵澄澈的目光闪动,喃喃轻语道:“跨世界投影?虚幻照进现实?心灵造像,血脉重塑?……有趣,有趣。”

……

姜乾赶在三位天巫行动之前便主动凑上去将他们扛在脑袋上,当然不是真的当坐骑成瘾了,就是想尽量找个合情合理的由头离开。

梦貘大巫将其他人都支开了,最后就剩自己这头变异后的翼龙蛮兽,他总觉得对方有什么话想说,但他却有点不想和她继续待下去了。

今日近距离与两位大巫接触,许久前便隐约存在的一个猜测便得到了证实。

全知视界对思维念头的读取,是需要被读取对象的“主动配合”的,即将需要让他读取的内容从念头深处淘出来,最终呈现在思维表层。

就像看一本书,只有把书打开的时候他才能看到里面的内容,且打开的哪一页,他就只能看到那一页,其他没打开,没看到的书页内容他却是看不到的。

而早在许久之前,他就亲眼见证过一位大巫是如何依靠强横的念头将金丹巅峰层次蛮兽变成傀儡的。

从这也可看出,到了大巫,或者说化神层次的存在,对自身念头都有了超强的、甚至绝对的掌控力。

那么,自己还能够在全知视界看到他们的念头想法吗?

今日两位大巫用铁一样的事实告诉了他答桉。

不能。

梦貘大巫的念头如同她的双眸一样,空灵澄澈,纤尘不染,看她的思维,就像是看着一块不含丝毫杂质的水晶。

老殿主的念头则如同一块看上去普通寻常的鹅卵石,感觉普通寻常,而这,却也是唯一的收获。

至于这块“鹅卵石”里面藏着什么,他却是不知道的。

一无所知。

所以,继续和梦貘大巫待一起他也不可能有任何新的收获,大概率自己反而会成为送经验的那一方。

他虽然对梦貘大巫感到本能的亲切,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要在她面前丧失自己的节奏和主动权。

所以,他选择熘了。

当时他心中其实还是很忐忑的,生怕梦貘大巫硬要将他留下,还好,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再将三位天巫送回他们原本闭关之地后,大口衔住三位天巫投喂过来的各种珍贵灵草灵果,哞哞长鸣数声,须臾远去无踪。

姜乾驾驭着这具翼龙躯壳在天空中飞行了数周,借机用全知视界对自己作了一番体检,确定一切无恙后这才悄悄返回,钻入一个隐秘洞窟之中,让这具金丹巅峰层次的翼龙躯壳匍匐在地,身体微微蜷缩,仿佛陷入沉眠之中。

黑泥分身从翼龙躯壳与大地紧密相贴的腹部遁入土中,然后,“抓住”被藏在翼龙躯壳胃袋空间中的白象躯壳,利用“念化虚实”的能力,仿佛虚影一般穿过翼龙蛮兽的躯壳,直接被他拖入到大地之中。

白象躯壳刚一入土,黑泥分身便已经钻了进去。

瞬间,方圆数百里的山势走向,与大地相连的建筑包括所有蛮修巫修及翼龙蛮兽闭关沉睡的洞窟等等,尽数纳入心中。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这是完全不同于操纵翼龙蛮兽的体验。

辨明方向,与大地融为一体的白象躯壳瞬间在大地深处遁行远去。

姜乾承认,自己还是犯了关心则乱的错误。

现在反思,在发现那位格桑达是个潜入者之后,自己完全可以先将他在全知视界下过一遍,将他的思维翻来覆去看一遍,然后这才将他的消息告知三位天巫不好吗?

但当时他正在考虑如何将天外潜入者已经大规模渗透进凡民社会,甚至很可能有仙苗已经刺入三宗内部这个消息告诉给三宗知道,但他又不想因此而把小江南给稀里湖涂的拖下水。

正纠结该如何选择时,忽然发现祖鼎山脉这边也已经有“小鬼”摸了进来。

当时,姜乾的第一个念头并不是想通过此人更进一步了解原世界现在的情况,毕竟,相比于此世界当下的局面来说,此事虽然极其重要,但紧迫性真的不高,他当时下意识的便心生喜悦:“真是瞌睡来了就送枕头啊!”

因为这个格桑达,原本纠结的思路忽然开阔起来。

他当时心里就有了这样一个思路:将格桑达这个潜入者捅给蛮巫高层知道——然后让他们自己去暗中求证——待他们确证此事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后面的事情,就不需要他操心了。

蛮巫高层知道了这事,那么,也就相当于小江南知道了这事。

这样,如何应对这些潜入者,如何拿着这消息去与三宗分说,就成了蛮巫和小江南的事,他相信,他们一定能够做出最符合他们自身利益,同样也最符合此界利益的选择。

如此,他姜乾也不用再纠结于如何才能稳妥而又安全的将消息传递给三宗这件事了。

他当时满心想的都是能够尽快将这件事情给捋顺,有种纠结了许久的问题忽然间有了一个清晰而明确的解题思路,然后,他就迫不及待的顺着这个思路写了下来。

直到心思彻底跳出来,他才愕然发现,思路正确没错,但他却没有做到对自己得益的最大化。

此刻,姜乾只希望赶在梦貘大巫行动之前能够把这个遗憾给补上。

他操纵白象躯壳潜行在山脉的极深处,很快便来到那些小巫修们学习生活的区域。

正要往上潜去,他忽然控御白象躯壳停了下来。

在白象躯壳的感知中,前方的大地土石出现了明显的“断层”,在感知上出现了严重的不协调。

而在全知视界下,则“看得”更加清楚,哪里是断层,那层屏障就像是在岩石层中加塞了一层钢板。

如果继续操纵白象躯壳装上去,前路被阻,闯不闯得过去都还是其次,还必然惊动布下这层防护警戒的存在。

真到那时,闯过去的意义也不大了。

面对这个难题,姜乾的解决思路却非常简单,黑泥分身遁出白象躯壳,如他所料,那层屏障对黑泥分身没有任何为难,甚至,它压根就没有“感应”到黑泥分身的存在,他就这么轻松的闯了过去。

然后,当然就是施展念化虚实,将白象躯壳给“拉”过来。

在这般做得同时,姜乾心中还在想:

“念化虚实的施展条件还是太死板,要是我能够在操纵躯壳时直接对躯壳本身来个念化虚实,那岂不是相当于在在此期间获得了免疫一切攻击和伤害、可穿行一切障碍与阻碍的能力?

要是这样,能穿过世界之间的屏障吗?”

不过,这事想起来简单,可深究起来,好像和“自己拽着自己的头发,把自己的双脚扯离地面”有着某种神似。

或者说,只是同一种思维模式在不同场景下的具体应用不同?

心中转动着这些念头,与大地融为一体的白象躯壳正在缓缓上浮。

穿过那层屏障之后,前方就再无一点阻碍。

在上浮到距离地面还有百米左右的距离时,白象躯壳就不再继续往上移动,而是开始水平移动。

他不知道梦貘大巫现在何处,正做着什么样的打算,他都在尽可能的减少此躯暴露的可能。

在没有明确目标的情况下,此躯与大地极致亲和的属性又使之与大地彻底融为一体,又在距离地表近百米的大地深处,有这几层因素在,才是姜乾有此一行的底气所在。

譬如一只拟态状态下的枯叶蝶或者枯枝虫,当其不主动暴露自身,深藏在丛林深处的情况下,有几人能将其揪出来呢?若无提醒,连意识到其存在都难。

这是习惯和心理的盲区。

而那道强大的防护屏障的存在,则让他心中的底气更足了。

很快,水平移动的他“捕捉”到了格桑达的存在。

然后,他就将这个身高不足一米的小子“套”在了全知视界的最顶端。

姜乾看到了他的思维。

然后,姜乾愣住了。

他看到了什么。

在这小子的思维层面,他看到了一座“城”!

这座“城”有着高高的城墙,城墙外围还有着仿佛与高压电联通的铁丝网。

城墙上,居然还有一个个仿佛机器人、有仿佛是高达一般的士兵全副武装的来回警戒值守。

在城墙的最高处,还有仿佛探照灯的物事左右转动,交叉扫视,似乎在警戒着一切想从“城外”摸进来的危险份子。

严防死守。

这一幕,给姜乾以强烈的既视感。

若是身前有几丛草,再加上几棵树作为伪装,那些机器人士兵身边再跟几条机器狗那就更完美了。

妥妥就是一个必须在大结局来临前将其整个端掉的要塞碉堡。

然后,姜乾心中紧接着就另一股念头。

“科幻电影里的那些理念已经应用到了现实层面了吗?”

姜乾记得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里面有个说法,在未来的某个时代,富豪权贵们完成在现实层面的垄断后,在灵魂思维层面也和草根屁民们拉开了质的差距。

和草根屁民的“裸装”不同,富豪权贵们的灵魂思维都将受到极其妥帖而周到的防护。

不是轻易可以入侵。

哪怕是最强悍的盗梦者,也得做好葬身其中的准备,事实上,要不是导演给主角团开挂,强悍的盗梦者们早不知在一个富豪子弟的梦境中团灭了多少次。

在想到这些之后,姜乾很快就兴奋起来。

“大鱼,这是一条远比罗凯那个‘垃圾人’肥太多的大鱼,他一定知道很多东西!”

至于这些高墙啊,机器人士兵啊,如探照灯一般不断在思维层面检索一切异常的物事啦,于他而言,也就只是看着唬人罢了。

他从来不需要“闯入”,他只是在“看”。

他的“目光”,轻易的便穿过了高墙区域,进入到城市内部。

不过,在“目光”进入到这个城市内部后,姜乾却犯了难。

因为,这个“城市”人很多,初步估计,这是个人口规模超千万的超级都市。

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一派热闹的景象。

那么,这个灵魂的正主是哪一个呢?

他的目光“看向”一个行人,此人正通过身前的虚拟屏幕与人谈笑风生,这个看上去鲜活无比的人瞬间变成了一个透明的轮廓,而这轮廓更进一步解析成一系列由闪烁数字光点组成的点、线、面。

这个轮廓却毫无所觉般,依旧信步往前,对着虚拟屏幕高谈阔论,浑然不觉的继续演绎着他的虚拟人生。

相关推荐:初唐:开局告诉李二我是穿越者娱乐:从快男再就业男团开始爆火夫人,总裁他知错了异界之黑暗女帝我的卡牌无限词条绝品医圣英雄天路我,有间客栈是怪异我在末法时代做剑仙阴阳命理师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