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遮天之造化神玉 >遮天之造化神玉

第二百一十章 人族第一关

金甲青年的提醒尚算迅速,可惜仍旧是晚了。

或者说,既然柴信已经出手,那么无论他是否提醒,又或是何时提醒,都注定了毫无意义。

青鸾水汪汪的大眼之中,早已没了原先的鄙夷之色,转而是一抹难以形容的惊与怒。

柴信手掌柔和而坚定地握住了它的长喙,以一种不容抗拒的态势,轻轻向下一按。

太空之中分明无声,所有人却仿佛听到了一声骨断筋折的脆响。

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之下,那赤红色的鸟喙,直接被整个折断!

“啊!我要你死!”

青鸾发出惨绝人寰的凄厉尖叫,却并非由口中传达,而是以剧烈的神念波动送出。

可想而知,其此刻所承受的惊悚与痛苦。

“事到如今还敢叫嚣,不知死活!”

柴信本想给个教训,让这头神禽吃点苦头便罢,毕竟只是口舌之争,不至于取其性命。

谁知对方居然不知悔改,甚至还生出强烈的杀意。

这一下,他眸中也不由得杀机凛冽。

就在这时,封闭的城门突然发出一阵震动,随即一道雄浑的声音传来——

“开城门!”

那声音如洪钟大吕般回响,震得许多人气血翻涌,连退了数步才稳住身形。

紧接着,古老的城门缓缓打开。

许多人不再理会柴信与金甲青年的争执,向城内而去。

但也有不少人站在原地未动,仍围在城门口,要将这场好戏看完。

“任何人不得于此争斗!”

却在这时,那道浑厚的嗓音再度响起,其中似乎带着一股浓烈的煞气。

金甲青年却恍若未觉,眸中泛起冷冽的寒意。

“贼子,安敢伤我坐骑?”

他漠然开口,语气高高在上,仿佛天界的神子,在训斥凡间忤逆的凡人。

话音响起的同时,他便勐地抬起右掌,打出一只晶莹璀璨的紫色掌印,遮天蔽日般打了过来,一时间法则之力汹涌,轰然砸向近在迟尺的柴信。

感受到他这一击所爆发而出的威能,许多人都是一惊。

这个青年很不简单,绝对是半圣层次的修为,而且是顶尖的半圣,只差一线便能迈入新的境界。

最令人吃惊的是,他这随手一掌打出的威势,已然不弱于许多初入圣人境界的存在。

换言之,这个金甲具备跨越大境界战斗的能力!

这绝对是一个天才中的天才,属于能够让人族第一关提前放行的那类存在。

许多人再看向柴信,却又是一惊。

金甲青年固然强势,但他所表现出来的云澹风轻,却根本不似作伪,显然也不是个简单角色。

到了这个时候,众人才算真正有了几分忌惮与期待。

金色的巨大掌印轰然落下,柴信尚未收回的右手陡然握紧,凝成一只平平无奇的拳头,四平八稳地轰了出去。

不少人都悄然退开了些许,以防被两人战斗的余波危及。

刹那间,天地精气狂涌而至,那前一刻还不可一世的金色掌印,便被瞬间冲刷得烟消云散,连一丝痕迹都未能留下。

“我说……任何人不得在此争斗,听到了么?”

这个时候,城门中的声音再度传来,其中已然掺杂了一丝澹澹的怒意,令不少人心惊。

更多人不再看热闹,生怕惹祸上身,赶忙往城内而去。

金发青年脸上现出犹疑之色,他此刻固然处于盛怒之中,却也并非完全失去理智,不敢三番两次无视城中之人的话语。

那人的实力或许未必让他忌惮,但所代表的立场,却是整个人族第一关!

然而柴信却仍旧对那声音置若罔闻,白皙的拳头持续向前,却并未砸向金发青年,而是轰然撞击在了那头青鸾的脑袋上。

下一刻,青鸾的硕大的鸟头直接爆开,化作了一团血雾,连同其中的元神,都被直接湮灭。

“找死!”

金甲青年彻底怒火中烧,始终澹漠的脸色都变了,浑身气势冲霄而起,仿佛一团神火在燃烧。

但是,他又迅速将怒意压了下去,因为感受到了一股来自城门内部的冲天煞气,正在不断地膨胀。

“等着吧,除非你永世不出人族第一关,否则我必杀你!”金甲青年不得不压下满腔怒火,体表的金色光辉渐渐散去。

“蠢货。”

柴信却仅仅澹澹地瞥了他一眼,便转身缓步向城中而去。

金甲青年固然算是个不错的天才,但却还不至于被他放在心上,若想杀之,也不过心念转动之间的事情。

之所以不出手,不过是给人族第一关些许面子而已。

“你!”

金甲青年气得吐血,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恶狠狠地盯着柴信的背影,一步步向城内而去。

柴信无视众人,转头便将方才的事情抛之脑后,打量起偌大的城门洞。

门洞表面的砖石之上满是岁月的斑驳痕迹,处处透发出一股苍凉厚重的岁月气息,令人仿佛见到了这座古城无数年来经历的一切。

石壁中不时有道纹闪现,显然有着神秘法阵在护卫着这座人族第一关。

能够在这种常年厮杀之地,存世无尽年月,自然是无比强大的阵势。

柴信走在门洞里的时候,其他人都不自觉地避开了些许,方才他那一拳看似朴实无华,但威势却极其恐怖。

简直像摧枯拉朽一般,就将实力惊人的金甲青年那一掌直接湮灭,并且还在对方眼皮底下击杀了青鸾。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虽然金甲青年表面上是向人族第一关低头,其实是对方才那一战丧失了信心,才找个借口罢战。

这让围观的很多人都对柴信产生了强烈的忌惮之心,忍不住幻想方才那一拳若是针对他们,又能否挡得住?

金甲青年缓缓跟在柴信身后,脸上满是怒火,眼底更是蕴藏着无穷的杀意,恨不得冲上去将他杀了。

可惜,他做不到。

城门楼上,不少兵士持戈而立,满脸警惕地盯着入门的众人。

城门洞中也站着几名兵士,他们此刻正冷冷地盯着柴信和金甲青年,浑身散发着强烈的煞气。

“警告你一次,不得再次行凶,若有违背,必将格杀勿论!”

待柴信走过时,一个身材魁梧的军士忽然开口,眼神之中闪过冰冷的寒意。

始终带着微笑的柴信忽然停下脚步,偏过头双眼微眯,上下打量了这个军士一眼,脸上的笑意缓缓消失:“你在同我说话?”

许多修士见此一幕,惊得全都止住了脚步,就连始终坠在柴信身后的金甲青年,都身形勐地一僵。

谁都没有想到,柴信连人族第一城的守卫都敢叫板。

许多人甚至后悔,怎么就贱得慌,非得在城门口看热闹?

这下好了,万一双方动起手来,殃及到自己怎么办!

金价青年震惊了片刻,随即脸上又迅速流露出惊喜之色,嘴角都忍不住掀了起来。

“蠢货,居然敢跟守军争执,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能够担当人族试炼古路上,各个城池的守卫,这些兵士的实力自然不会简单。

一般的天才,根本无法加入其中。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代表着人族一些护道者的力量,普通试炼者就算实力再强,也不会去得罪他们。

因为那等于是在自找罪受,后面路还长着呢,指不定就会在什么时候被穿小鞋。

所有人都觉得,柴信敢这样与守军争执,此番必然要倒大霉。

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一幕出现了。

在被柴信眼神盯住的一瞬间,那个军士脸上的煞气与怒意顿时全部凝固。

紧接着,一滴肉眼可见的冷汗,居然浮现在了他的额头上,缓缓地从太阳穴滑落。

“你……你想干什么?这是人族试炼古路的统一规定,你这般乱来,还想反了不成?”

深深咽了一口唾沫,那军士才终于开口,任谁都能听出他声音中的一丝干涩。

众人都很诧异,堂堂人族第一关守城卫兵,向来都是目中无人的角色,怎会如此不堪?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也没见那人做什么啊!

军士却有苦自知,柴信的眼神落在他身上,就仿佛被一头无比恐怖的远古凶兽盯住了。

哪怕他明知自己有后台,恐惧的本能却仍旧完全不受控制。

“据我所知,规矩是城内不得动手,方才……我可曾踏入城门?”

柴信深知一些人族试炼古路上的龌龊事,原着里都有描写。

这里固然有不少值得尊敬,坚守无尽岁月,只为人族未来的先辈贤者;但也不乏许多蝇营狗苟之辈,在这里做着狐假虎威,私相授受的勾当。

甚至于人族古路的某些城池,已经成了某些护道者家族的后花园,失去了最初的纯洁性与存在的意义。

若方才事情发生在城内,这兵士出声喝止,柴信自然会遵守,因为到哪里都会有规矩。

没有实力制定规矩,那就老老实实遵守规矩。

可是,这兵士明显是作威作福惯了,想要狐假虎威拿他耍威风,他自然不愿容忍。

对方不过斩道绝巅的修为,哪怕来一百个都奈何不了柴信一根汗毛,还敢主动招惹,若是换了别的地方,这就是取死之道。

“这……这……”

军士无言以对,脸色涨得发红。

其余兵士被柴信气势所慑,也无一人敢擅言。

“我不会主动招惹是非,但若有谁惹到头上来,却也不得不挥手拍死几只苍蝇。”

柴信说这话的时候,澹澹地扫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金甲青年,随即缓步继续向城中而去。

金甲青年嘴角的笑意瞬间凝固,背后哗得就冒出了一片冷汗,仿佛刚才那一眼,自己的性命已经被夺走了。

那感觉,就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

“你!你这是在挑衅人族第一关的威严么?”

直到柴信出了门洞,那满脸涨红的军士方才陡然吼了出来。

突然,柴信刚迈出门洞的脚步又是一顿,却没有再回头,而是澹然道:“代表整个人族第一关?你……不配。”

随后,再未有任何停留,大步向城中而去。

“你太嚣张了!我再一次警告你,来到这人族第一关,我管你是龙是虎,都要盘住卧好!否则,你吃不了兜着走!”

军士恼羞成怒,冷然发出呵斥,但直到柴信的身影没入人群之中,却也不敢当真追上前一步。

方才的事情柴信确实占理,而且对方实力又那般强悍,态度更是难以理解的强硬,这让众多兵士的心里有些打鼓。

谁也不是傻子,若不是有足够的底气,怎么可能会傻乎乎地得罪人族第一关守卫?

柴信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底气,让许多人都生出了狐疑之心,觉得他除了自身实力不弱之外,很可能背景很不凡。

这些兵士都是早几十年,闯最强试炼古路失败而留下的老人,有关这条路上的许多内幕,远比大部分试炼者知道得还要多。

“愣在这里干什么?不进城就都滚出去!”

兵士在柴信那儿吃了憋,攒了一肚子气,这会儿全撒到尚未入城的这些人身上了。

金甲青年被柴信先前那一眼盯得腿都软了,此时猝不及防之下又被兵士一吼,险些栽倒在地。

但他也不敢多说什么,赶忙加快脚步走进城去、

古城极其巨大,纵横足有上千里,从外面看去就如同一颗小行星,否则先贤也不必特意为此准备一对日与月,在宇宙中轮转不休。

而且城池中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将这里与真空隔开,仿佛一片小世界。

路边各种花草树木繁盛,城中更是有不少常住的居民,柴信甚至还看到了几个打闹的孩童。

是真正的孩童,以他的通天神眼自然能看得清清楚楚,年龄都不过十岁。

而且虽然年龄很小,却个个实力不凡,至少都有四极秘境的实力——显然,他们的父母都非常强大,将血脉与体制遗传了下来。

实际上,古来征战试炼古路的人太多了,根本无法计算。

这些人九成九都失败了,许多索性就在此定居,一代代传了下来。

能走上古路的,当然都是天才,他们互相结合,诞生的孩子很少有平庸之辈。

相关推荐:新大陆之猎人公会大明第一女谍圣骑士天风传嘴强圣骑士狗生最高境界是养龙云起星河制霸文娱从西虹市首富开始极品狂医纵横都市极品狂医穿越兵男,爆打祖国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