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当个魔王可太难了 >当个魔王可太难了

第576章 发粪涂墙

致幻气体可能比氧气重,所以会在低洼的地方聚集,并把氧气排挤出去,导致众人很多都出现了幻觉。

裴仁礼则是在拉芙娜的提醒下,立刻启动了造风术这才没有中招。

对于沼泽来说,有毒气体也算是标准配置,大树海的沼泽可要比这地方可怕的多。

等裴仁礼唤醒众人,大家也都看到一座小木屋出现在河道的尽头。

由于它依旧在迷雾的包裹之中,看起来就像是悬浮在了浓雾里,很难确认它是切实存在的,还是单纯的幻象,甚至是幻觉。

继续往前走一点,浓雾被造风术吹得开始朝着四面八方散开,这下能确定那真的是一座小木屋而已。

木屋用粗壮的木头支撑,让它脱离了水面,避开了潮湿也避免水生生物趁机钻进去。

一个小小的码头在木屋的下方,但木屋距离水面大概有两米多高,它的一侧是一颗超大号的榕树,似乎在位木屋提供一定的支撑。

不管是木屋还是码头,看起来都很旧了,不过还并没有彻底腐败,看起来形状也还是完整的,偶尔能找到极快颜色比较新的木板,应该是有人在这里修补过。

这一发现让众人精神一震,老实说他们很迫切的需要看见其他活人。

“有人在吗?”

卡米拉的声音仿佛在不远处的浓雾中回荡,但小屋里似乎没有任何的回应。

其他人在这时候把小船用绳子捆在码头上,卡米拉又喊了两句。

此时,小屋内似乎亮起了油灯的灯光,像是有人刚刚将其点亮,但等了一会儿,依旧没有看到任何人出来。

“那边,那有一卷绳梯。”

寇拉注意到木屋的平台边缘有卷在一起的绳梯,就放在角落,不留心看很容易忽略它。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裴仁礼施展法师之手,半透明的魔法手掌轻松将那卷绳梯从上面拨了下来,它是用绳子和木块做的,用它往上爬不太稳,需要留神。

卡雅立刻说道:

“我先上去,没有问题的话你们再上。”

情况不明,还是多加留心的好。

卡雅是队伍里速度最快的战士,真有什么危险直接从上面翻下来就行了。

这种简陋的绳梯对卡雅来说似乎很熟悉,虽然过于柔软不好发力,但她还是轻轻松松就爬了上去,没几秒众人在下面看到卡雅伸手招了招,示意没有危险。

接着上去的是寇拉和卡米拉,再然后是裴仁礼,最后才是西斯迪亚和她的两个保镖。

等众人都站在木屋外面的平台上的时候,卡雅和寇拉已经一左一右的站在木屋的门口边上,仔细聆听里面的动静,并朝其他人比了个1的手势。

有一个人,或者说一个生物在屋里,卡雅她们没有听到更多的声音。

卡米拉和裴仁礼攥紧了武器,示意寇拉开门。

而寇拉这个游荡者开锁的方式也相当硬核,直接一脚揣在门轴上,过于潮湿导致腐败速度变快,木质的门轴被直接踹断,门板朝里面拍过去。

也就是在大门打开的一瞬间,裴仁礼模模湖湖的看到木屋里有个呆立在那儿的人影,刚刚看到的光亮,是这个人手上提着的一盏提灯。

随之而来的,则是一股强烈的恶臭。

什么东西腐败了,或是强烈的酸臭味外加和厕所无异的恶臭扑面而来,令人有一种想要掩面而逃的冲动。

“你是什么人?这里还有其他人在吗?”

依旧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屋里的人只是愣愣的提着提灯站在那儿,仿佛外面的几个大活人根本不存在。

裴仁礼打了个响指,四颗舞光术的光球飞了进去,将昏暗的小木屋照亮。

此时可以清晰的看到,站在屋里的那家伙是个活人,而不是不死生物。

他是个大概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身上的衣服原本可能还不错,但现在裹了一层厚厚的油泥,包括他裸露在外的皮肤和头发上,也满是油泥,看起来格外的脏。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眼睛。

眼神空洞,没有任何的焦距,童孔都扩大开,根本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仿佛这个人的灵魂已经不见了,现在出现在裴仁礼他们眼前的只是一具空荡荡的躯壳。

“我们是迷路到这里的冒险者。”

“给点反应好吗?”

“你妈死了!”

试了几次,依旧没有任何的回应,裴仁礼只好转身跟卡米拉说:

“好吧,这孙子恐怕已经疯了,先把他捆起来吧。”

“可我不太想碰他……”

“我也不想……”

舞光术将木屋内照亮,也清晰的照出了散发着恶臭的根源。

满屋全都是已经发黑的粪便,有些甚至被涂在了墙壁上,这一招发粪涂墙导致这个人身上也全都是澹黄色,棕黑色或深褐色的痕迹…….

确实是让人望而生畏的造型。

虽然卡雅和寇拉能做到杀人不眨眼,可面对这种贵物还是觉得浑身鸡皮疙瘩直冒,问了一圈也没人敢动手,裴仁礼只好施展活化绳索,用魔法去把这孙子捆起来。

当然,用的是绳子是普通的麻绳,精灵绳索用在它身上恐怕也没办法再要了……

对方也并不抵抗,哪怕被活化绳索捆成了粽子,依旧老老实实的站在那儿,什么反应都没有。

“先检查一下他住的地方吧,或许能得到点什么线索离开这个半位面。”

“这需要勇气……”

“没办法啊,你们该不会是想让我一个人去吧?没门儿!”

“我们都是女孩子啊,照顾一下不行吗?”

“不行,我是男女平等主义者,都给我进去。”

裴仁礼推着一帮不愿意进入木屋的漂亮妞,谁也别想置身事外。

于是一帮人开始在堪称小印度的木屋里开始进行探索。

“有耐储存的食物,这家伙应该已经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了。”

寇拉解开一个罐子的盖子,发现里面全都是压制的硬饼干,这东西极为耐储存,就是有点费牙。

不远处的卡雅则打开墙角的一个缸看了看:

“有净水,还能用好几天了,是有人给他送食物和饮水吗?”

小河里的水太脏了,不能直接喝,需要经过煮沸和过滤,这种工作对于一个什么反应都没有的植物人来说是不可能的。

卡米拉一脚踹在柜子上,里面的内容物纷纷掉了出来:

“睡袋和换洗衣物是两个人的,但另一个人的东西最近没有使用过的痕迹,这里只有一人居住。”

西斯迪亚捂着鼻子,虽然臭,但也显得跃跃欲试,身后的塔娜和阿琳德拉赶紧把这位大小姐给拉住,鬼知道她乱翻会翻到什么东西。

不过西斯迪亚没能亲手翻找,但也发现在门框的左右两边各有数个高度不一的刻痕,她很高兴的把发现告诉其他人。

这说明有两个人小孩子曾经在这里量身高,老旧的刻痕把这一过程保留了下来。

而裴仁礼则绕过被绳子捆死的那人,走到他的背后。

那里有一张桌子,桌上还摆着羽毛笔和墨水瓶等文具,只是看起来应该也有段时间没用过了,覆盖着一层灰尘。

同时,在桌上还能看到一张背面朝上的羊皮纸,它的边缘泛黄且有很多破损的地方,像是已经很多年了。

用法师之手把它反过来,确认没有危险后,裴仁礼把它拿在手里对着舞光术的光亮查看。

“这是…….地图?”

“但看起来不像是沼泽的地图,反而更像是什么地下城的。”

“咱们一路上过来的时候没看到什么遗迹或地下城吧?”

“会不会是藏宝图?让我也看看!”

注意到裴仁礼手中的地图,所有人恨不得都挤过来,七嘴八舌的判断着地图的用处。

这份地图上没有标注任何的具体的位置信息,只是单纯的画出了路线,并用红箭头标注出方向。

而且红箭头应该是有人后加上的,颜色与地图本身的颜色比起来鲜亮了不少,且能看到很多被打上叉的地方,估计是已经确认过此路不通。

换句话说,这更像是一份路线图,只是具体用在什么地方,暂时还不明确,也对众人逃出这个半位面没有任何的帮助。

稍微扫了几眼,裴仁礼把它卷起来塞进背包里:

“别都挤在我这啊,看看其他地方还有没有线索。”

“早看过了,除了生活用品外根本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

“还要继续顺流而下吗?”

“至少你看那人手里的提灯,有这么精巧的人造品,附近应该有村镇之类的地方吧?”

裴仁礼挠了挠头:

“难说,这个半位面的面积不小,如果这里真的没有什么线索的话,咱们也就只能顺流而下去看看了。”

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继续顺流而下的话,他们能不能在夜晚到来之前找到合适的露营地,一旦阳光彻底消失,危险程度会陡然提升。

正在众人交谈的时候,那人手里的提灯可能是烧光了最后一点灯油,火苗噼啪一声熄灭了。

而那个人也在火苗熄灭的同时发出呜呜的,痛苦的吼叫声。

这吓了众人一跳,纷纷后撤远离他。

这个人由于被绳索捆了个结结实实,他像是发疯一样扭动着身体,不过他并没有试图对众人发起任何攻击,而是不断的用头撞墙,即便跌倒在地,也在用头撞向地板,很快就把头撞的满脸是血。

“可能是精神上受到了什么创伤,把油灯重新点亮试试。”

听到裴仁礼的提醒,卡雅立刻翻出刚刚找到的灯油,重新把提灯点亮。

微弱的灯光刚刚亮起,刚才还发疯似的以头抢地的那人立刻冷静下来,毫无焦距的童孔死死的盯着油灯,仿佛那是唯一的希望。

众人面面相觑,寇拉说道:

“现在怎么办?要带上他?”

这确实是个问题……

相关推荐:快穿之女配只想谈恋爱国术?贫道不会,我只会雷法带崽种田:嫁给病娇王爷后我多胎了我被系统宠成蓝星大帝称霸地球星二号[HP]钟情早安领主夫人奇货(全)进化:我竟成了一道剑气节妇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