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天道今天不上班 >天道今天不上班

第两百六十六章 蝼蚁之主

底耶山脉横贯天竺东西,将整个次大陆划分为南北两个部分。

而在北部的高原上,分布着大大小小上百个城邦。

环绕城邦又有许许多多的部落村庄,由当地的长老统治。

此刻这里已经进入了夏季,雨水却出奇的少,大地被晒得干涸,许多溪流都干了。

人与兽都疲乏无力,在难以忍受的炎热气候中煎熬。

然而越是如此,当地的婆罗门长老,就越要他们向众神供奉。

从粮食到牲畜,再到年幼的少女,大量的祭品被送进了神殿,大型集会举办了一次又一次,旱情却没有丝毫好转。

相反,越发严重,各个城邦都面临着大范围的饥荒,农夫困苦难言。

在一座叫做埃兰的村庄中,当地的婆罗门长老,看着自家满仓供奉的财物,丝毫不担心自己熬不过这一次的旱灾。

但是他非常担心,众神的安危。

因为他已经通过祈祷,得知了天人界大乱的情况。

有可怕的魔王,摧毁了曼陀罗山,封印、宰杀众神。

这怎么可以?众神怎会遭受这般惨痛的劫难?

长老心中忧愤,拉着妻子和孩子,日夜咒骂魔王,并虔诚地为众神祈祷。

在天竺,祝福与诅咒的力量,是相当强大的。如果无数人诅咒一个人,那么梵天会让它灵验,如果无数人祝福一人,也同样会灵验。

这一日,他又将村民们都汇聚起来,跪在神殿外,共同诵经祈祷。

人群中很多人饥肠辘辘,长跪之后昏厥过去。

长老见状勃然大怒,喝令奴仆将他们拖出去,鞭笞数十。

有几人,当场就被打死了。

一直到傍晚,一名枯瘦的女子,牵着女儿,来到边缘,壮着胆子来到这里,寻找她的丈夫。

家里已经没有一粒粮食,她熬了一整天,都没有敢找过来,因为女子不允许参与这个法会。

可现在实在是太晚,又饿,便带着女儿在远处观望,打算提醒丈夫在法会结束后,向长老求借一些粮食。

哪曾想,老远就看到了丈夫的尸体,连带几名邻居倒在血泊中。

她完全惊呆了,顾不得许多,哭喊着扑上去。

女儿看到被鞭打而死的父亲,也是惊恐大哭。

吵闹声冲撞了祈福大会,长老气道极点:“你这仆人家的女儿,怎么敢靠近这里吵闹!”

“人们为众神祈福了一整天,都被你们给破坏了,所有人的努力都白费了!”

这话说的,人群顿时都怒不可遏瞪着母女二人。

他们苦熬了一天,结果竟然白费了,如何不气?

“你丈夫打断祈福,才被长老打死,你也你的女儿也冲撞吵闹,你们一家人都是充满罪业的贱民!”

女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到这话终于忍不住说道:“我丈夫为神贡献了所有,连大女儿都交给了您,只为神灵能免除他的苦难,让全家有口饭吃。”

“如今祈福了一次次,村里多少人都要饿死,苦难却还在加剧,这难道也是我们的问题吗?”

“您打死了我的丈夫,留下我和女儿一无所有,要怎么活?”

她的话引起了不少村民的共鸣和骚动,他们的确很多人都要撑不下去了。

祈福这么多次,众神都没有解决苦难,这难道不是婆罗门长老的能力问题吗?

怎料那长老更加气愤:“不知道众神在与魔王大战,正是需要人间奉献的时候吗?”

“为神灵祈福,助其战胜魔王,自会得到福报。就算饿死,也是洁净的灵魂,下辈子投生高贵的家庭,脱离苦难。”

“还问我怎么活?像你这样的贱民,人间生死哭乐皆不重要。遵循正法,为神奉献,洗涤自己的罪孽才是第一位,”

“连这都我教你,可见你内心不纯洁,充满污垢!你吵闹法会,还敢质疑婆罗门的权威?”

“你不仅自己要投生饿鬼道,还要害其他人都添加罪业!”

一番话说下来,女子无法反驳,哑口流泪,紧抱着女儿颤抖。

骚动的村民,顿时都将矛头指向了她。

是啊,此世的一切苦难,都是磨练,越苦越难,就越要甘之如饴,尽心侍奉神灵,遵循正法。

如此才能洗涤自身罪孽,来世享福。

女子竟然为了吃口饭和丈夫的死,而向婆罗门顶嘴,简直是本末倒置!忘记了自己为何而活!

徒增自己罪恶还要害他人。

“你这害人害己的女人,快打死她!”

“让她下地狱!”

愤怒的村民捡起石头砸向女子,女子哭喊着抱住女儿拼命地逃跑。

婆罗门长老呼喝着让人去追,顿时许多人捡起木棒,追赶母女。

女子大脑一片空白,只一个劲地逃。

村民们也都很饿,再加上跪久了,腿脚麻木,竟然追赶不上,只能老远用石头砸。

就这样吵吵闹闹,一直追至底耶山脉的一座石山下,他们才终于放弃。

这里地形复杂,到处是枯树与乱石,村民想着她一个女人在这荒郊野外也活不了,就骂骂咧咧地回去了。

日薄西山,女子抱着孩子,跌跌撞撞地走着。

她头破血流,身上也到处是石头的砸伤。

赤着脚,踩在乱石上,也是一脚一个血印子。

女子的眼神茫然而绝望,本来丈夫死了,她就很难活下去,如今被从村子赶出来,在荒郊野外一无所有,就更是必死无疑了。

就这样,她带着孩子麻木地深入山间,希望能走到其他的村庄去。

虽然方圆几百里都是饥荒,但说不定到了其他村庄就有一丝丝活命机会呢?

她带着孩子不想死,也不敢死,毕竟自己罪孽深重。

“噗通!”终于她走不动了,栽倒在一块岩石旁。

“妈妈……你不要死。”女儿急坏了,仅有五岁,枯瘦如柴,更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不会死的,妈妈只是停下来祈求神灵,宽恕我们的罪业。”女子虚弱道。

母女相依躺在石头旁,蜷缩着祈祷。

然而她所知道的众神,求了个遍,也没有丝毫回应。

只有婆罗门的祈祷,才会被神回答,她此刻只是实在没辙了。

“伟大的神灵,请指引我吧,免除可怜人的苦难吧。”

突然,她听到了狼嚎,不禁一个激灵。

她前段时间听说过这荒山上来了一群狼,会吃人,没想到这就给自己遇到了。

吓得她起身,强忍着想要转移。

可是不管她怎么走,狼嚎声只是越来越近。

此刻夜幕即将降临,昏暗的远处隐约能看到狼群的影子。

“是我流的血,引来了狼……”

女子绝望至极,知道自己跑不掉,捂着嘴流泪,浑身发抖。

但看到女儿,她又鼓起勇气,将孩子在山上藏好,自己则朝另一边跑去。

“孩子,你没有受伤,狼群找不到你的。”

“妈妈你不要走……我怕……”小女孩压抑地哭泣。

女子也在哭:“妈妈已经向神灵祈祷,神灵回应了妈妈,免除了你的苦难,神灵会庇护你的。”

怎料小女孩却死死抓着她:“我不要神灵,我只要妈妈。”

“……”

女子见狼群越来越近,女儿又不肯离开,只能抱着她逃跑。

可她跑不远,当她来到一片枯树林时,果断停下,扒拉着地上的枯枝树叶。

一个蚂蚁巢穴,被她翻了出来。

但她没管,只是收集树枝,拼命地想要生火。

她一边生火,一边还在祈祷,希望众神将所有的罪业都集中在她身上,而宽恕孩子。

然而,她没有工具,手都磨烂了,也没有生起火来。

狼群从四面八方靠近,直勾勾盯着母女。

“嗷呜!”一头狼扑咬上来,疯狂撕扯。

紧随其后的是其他饿狼,一拥而上,女子瞬间感觉自己身上好几处地方都被咬住。

剧痛瞬间让她尖叫起来:“快跑!快跑啊!”

她将女儿推开,寄希望其可以跑掉,然而下一幕就是一条狼从后方出击,瞬间扑倒了女孩。

听到女儿的哭声,她终于彻底崩溃,哭叫嘶吼。

嘴里拼命地咒骂,手上拼命地反抗。

众神只给予过她苦难,此刻她只能靠自己,与狼群搏杀。

心里已经恨不得化身修罗!

可是,她就算死了,也休想化为修罗,因为阿修罗道,是‘上三道’,仅次于天人,比人间的婆罗门都更高贵。

她只是贱民,不配投胎成魔,下辈子能当蝼蚁,都算福分。

“噗嗤!”

正在她歇斯底里之际,鲜血飞溅,落入了那蚂蚁巢穴上,浸泡下去。

也不知道惊动了什么,一股霸气袭来,狼群忽然跟炸了锅一样松开了嘴,冲着蚂蚁巢穴狺狺狂吠!

饿狼一边狂吠,一边盯着巢穴退后,不敢靠近。

巢穴散发出惊人的霸气,越来越震撼人心,令狼群统统炸毛,呜咽着夹着尾巴逃窜。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女子也懵了,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她,挣扎起身。

不知道这是哪来的一股震撼气息,待她目光锁定蚂蚁巢穴,确定是从那里散发而出后,就更毛骨悚然了。

因为她能体会出,这是一种王者气息。彷佛土丘中,有着一尊无双王者!

气吞山河,霸道惊天。

蝼蚁居住的土丘,与一尊王者?这俩都不搭边啊!

是神么?还是妖魔鬼怪?亦或者是神器?女子只能猜测,这土丘下面,可能掩埋着某个神魔一般的东西。

但她很快不关心这些,现在什么神啊、魔啊,她都不在乎了。

此刻只是疯狂爬向女儿,查看伤势。

见女儿被咬伤,浑身是血,她呜咽着为其止血,顾不得自身血流不止。

但好在,女儿并无性命之忧,还中气十足地哭着。

“没事了……没事了……”女子安慰着,倚靠在一棵枯树下。

她很是虚弱,几乎无法再移动。

眼睛直勾勾地望着蝼蚁巢穴,那里有无数蝼蚁涌出,黑压压一片到处乱爬。

显然,也都是被突然出现的霸气所惊动。

更甚至,她看到了一只硕大的蚁后,拖着臃肿的肚子,也爬了出来。

不多时,霸气消失,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群蚁保护着蚁后,茫然地在地上转悠两圈,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下面一定隐藏着可怕的东西。”

女子猜测着,可她又能怎样呢?几乎动弹不得,无依无靠,只能就这么躺在巢穴边上。

不管是什么,就算是妖魔鬼怪,她也无所谓了。

只要孩子活下去,她愿意饲身喂魔。

突然,她感觉到脚上剧痛,随后是一阵阵麻痒。

侧身一看,一群蚂蚁被她的血腥味吸引而来,爬上她的身体。

“呃啊!”

这都是山上的火蚁,咬人极痛。

痛痒难忍下,女人挣扎扭动,拼命拍打。

可她全身都是伤,血染衣袍,又难以行动,蚂蚁只是越聚越多。

为此她也干脆不挣扎了,只是隔开女儿,任由自己被群蚁噬咬。

然后腾出双手,继续生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强忍着万蚁噬身与失血过多,终于升起了火堆。

她急忙用火燎烤自身,顿时噼里啪啦,众多蚂蚁蜷缩掉落。

就这样,来来回回用火苗燎过,用烟雾熏炙,用烟灰抹擦,终于将身上的蚂蚁都清除掉。

而她也浑身漆黑,两眼发乌,躺在那里已到极限。

突然,她感觉到身上,还有东西在爬。

微微低眉一看,手上竟然还剩了一只蚂蚁。

是一只工蚁,个头很小,比起其他工蚁,显然出生没有太久,壳都没有完全硬化。

此刻被燎烤的蜷缩,有些肢体已经融化,可是这似乎并不影响这只蚂蚁。

乃至于它随便咬了两口血痂后,就精神了起来,拖着残躯生龙活虎。

因为跑得太欢脱,撕拉一下,那小蚂蚁竟然把自己本就被烧过的腿给扯断了。

这一幕,它自己也愣了一下,回过身,晃动触须,似乎也有点懵逼。

“呼!”

女子没有多想,微微抬手,在火堆的烟雾里熏了一下,想要将其烤掉。

怎料那蚂蚁不知怎么回事,竟然不怕高温了。

女子凑近了火堆,小火苗燎了一下,随后童孔一缩:“什么?丝毫无损?”

“明明身上还有被烤化的痕迹。”

正当女子惊愕之际,那小蚂蚁歪了歪脑袋,触须一抖,轰然间放射出一团火焰来。

那火焰极为闪耀,冲天而起,好似逆伐苍天的流星,直贯入云!

“轰!”

恐怖的爆炸,在云端涤荡开,强劲的冲击波,席卷八方。

昏暗的云层勐然间斥开!一时间好似万里无云!

只剩火焰当空,一下子将黑夜都映照的通红!

女子惊呆了,这是什么东西?她手里放出一团强大的火球?

不,是那只小蚂蚁放的!

她看向蚂蚁,蚂蚁则立在她手背上,触须向天,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而直到这时,天上爆裂的冲击波,才传播下来!

轰隆隆,整座山都响动起来,回荡着音波,眼前一片飞沙走石。

“太强大了!彷佛把天都炸开!”

“火蚁真的会喷火?”

女子本就重伤,此刻脑子嗡嗡的,不知怎么回事。

但她很快意识到,这蚂蚁恐怕就是之前,霸气绝伦气息的主人。

亏她还以为有什么神魔般的东西埋在土丘下,原来真就只是一只小蚂蚁。

虫子……这会是什么神?亦或者是魔?

蝼蚁之主?虫族之神吗?

……

:抱歉。

(本章完)

作者魔性沧月其他书: 信息全知者 蓝白社 非人类基因统合体 脑洞大爆炸
相关推荐:重生射雕之剑归何处第三只眼奶茶店老板的小学妹太粘人从长生开始肝熟练度没见过怪物啊穿书后长公主她要谋反从生化开始开修改器龙姬传穿书后反派师尊成了万人迷听说我成了反派师尊的黑月光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