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六零国营小饭馆儿 >六零国营小饭馆儿

第三百五十五章:想你

轰!

全班听到的人都震惊了,他们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向李爱民,又期待的看向徐樱—初三了,徐樱已经不是第一个“谈婚论嫁”的女娃,不少家在农村的男娃女娃这会儿都已经定亲了。

他们知道李爱民家境好,也知道徐樱虽然成分说不清,但至少家境也不错,在班里,一个是副班长,一个是现任班长,俩人要是有了超越友谊的感情,那真就是金童玉女,堪称传奇了!

可是,他们看到了什么啊?

徐樱好像只是因为疲惫而反应迟钝了片刻,就把眼前的一堆信朝李爱民推过去,然后哑着嗓子有气无力的说:“那你挑吧,随便去哪儿都可以。”

反正终究是每一个都要去吧?

说完她就低头看书,完全没注意到班里同学看她和他的眼神变得更复杂了!

这感觉咋说呢?

充满期待,符合预期,但又好像有点儿不太一样。

至少他们觉得这种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的桥段后面,应该是浪漫的你侬我侬忒煞情多。

而不是这么……简单明了,总让人觉得缺了什么吧?

但李爱民显然是高兴的,立刻抱起所有的信说:“樱子,你放心,我肯定会仔细甄选,选一个最好的!”

最好的不够,他低声在她耳边说:“对咱俩都有好处的!”

徐樱:“嗯。”

嗯?

咱俩?

啥咱俩?

哎,也算是咱俩吧,毕竟一起去。

徐樱散漫的想着,也不知道能不能去远一点的地方,如果能趁机去看看方遒就好了,去看方向阳也可以啊!

想到那两个人,她忍不住从书包里翻出本书,找到了始终夹在里面的上上个月方遒寄来的信,认认真真的重头开始读。

信里他说他很好,只是担心她。方致谨寄去的信里说,县城的形式不太好,他和周莹暂时都只能在家里,不能出门,连去饺子馆二看看情况都不行。他很担心她受到连累,一再提醒她不要冒头,也不要害怕,有什么事还是找方志谨,他一定尽力帮忙,催促她尽快回信,好让他安心。

徐樱当天就给他写了一封回信。

告诉他,她去看了方致谨夫妻,他们除了缺吃少穿,目前没什么其他困难,她已经送了粮食衣服过去,而自己是没事的,完全没有被牵连,饺子馆儿的生意虽然不好,但因为有部队照顾,大伙儿的生活都还能过得去。

后来等了几天,发大水以后,她又写了第二封信给他。

告诉他,平原地区发大水,方致谨请求去做灾后重建工作,被上面以没有反思清楚拒绝了,略郁郁寡欢,正在家里写反思材料,她已经尽力去开解,看方志谨的情绪,他还算平静,一直在努力反思自己。

现在她想了想,铺开纸,开始写第三封信,告诉他,她救了李爱民,或者他可以想想办法,让她去他那里做演讲,以便见上一面。

太久没见,她想他了。

这最后一句话她没写在心里,默默的想了想,就封好信封,出去寄信。

大水过后,很多原本恢复了一些的系统又陷入瘫痪,学校也是这样。

好几个老师莫名其妙就被调走了,剩下的老师不够用,也不敢管学生,她随时什么时候走出校园,都没人会多问一句。

寄了信,徐樱就往县委大院儿去了。

看望方志谨已经是上周的事情。

他被关在家里审查开始,她都是一周去一次,哪怕被安排在各地做演讲的时候也特地回来抽空去。除了是替方遒略微照顾他们夫妻的情况,也是因为在方志谨家里呆上一下午是很舒服的事情。

头次在饺子馆儿见面,觉得方志谨虽没什么架子,但也是个高高在上不可触及的人。到第二次,他和周莹上饺子馆儿见方遒,又觉得虽然方志谨还算平易近人,但周莹略微有些高傲。

直到方遒走了,她又去看他们两次,才发现这俩人儿其实都只是轻微社交障碍,不太懂得与人交流,慢慢熟络了就自然而然亲近起来,且不只是亲近,他们很容易与人交心,尤其是现在,几乎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

每次去他们家,方志谨都要主动拿出珍藏着的一点点乾和祥的茉莉花茶和她分享,还平等的聊一聊关于经济建设的话题—他认为徐樱在这方面很有前瞻眼光和见地。

而周莹喜欢跟她学做菜,她曾带给她的傲慢已经荡然无存,反倒像个不知如何与小辈相处,又特别希望和他们亲近的长辈,总是笨拙的学习些对她来说明显不太在行的事情,又热情的和她分享些文学方面的知识—她并不是只懂得医学的冷血女性。

从这对夫妻身上,徐樱能感受到她上辈子十分羡慕却从来没得到过的一种具备学识、又互相尊重的家庭氛围。

所以每次来,她都是带着期待和一点儿兴奋的。

通常方志谨家门口有卫兵,卫兵要检查带来的东西,有时候会没收一些他们认为没必要的,所以徐樱后来带的东西也“精挑细选”,尽量只选择不会被没收的那种。

这回她却特地去了趟县城的刘玉仙的布店,她请她去苏州的时候,帮她带了两盒月饼回来。

跟刘玉仙拿上东西,再跟她说说话,又绕道去县委大院儿。

发现今天大院儿门口都有了警卫,说明来意登记的时候,她就偷偷问门卫大爷:“里面是有啥事儿?”

小书亭

“你是要去方家吧?来了个带卫兵的人,往方家去了,方书记家里!”看门儿大爷压低声音解释。

方家的老爷子也住县委大院儿,所以现在说方家得说清楚是谁家。

徐樱点了点头,想着可能是方志谨之前的朋友,兴许有重要的事儿,否则也不至于在这个时候来看他,就没去家属院儿,直接去办公大院儿了。

是下午还没上班儿的时候,办公大院儿里安安静静,徐樱算得上是“熟门熟路”找到苏一鸣的办公室,试着敲了敲门,里面果然传出他略迷糊的声音:“进来。”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相关推荐:穿越之兰闱庶妾情深意妾妾不从命洪荒:开局三百亿功德火影之开局赛亚人血脉穿成傻女后她被糙汉宠上天重生八零:嫁给退伍糙汉我被娇养了守寡后,我靠种田娇养了糙汉将军大文案天地师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