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游戏入侵:我是阿拉德勇士 >游戏入侵:我是阿拉德勇士

416、以前的马戏团又回来了(致敬迪迦)

最终,两人做出了一个骇人的决定。

从敌阵中冲过去!

或者说,杀过去!

一是为了计划中非常重要的一环,扬名。

二是为了防止疯狂的卡勒特反扑。

两人深陷敌阵之中,对方或许还会顾忌一些,不敢投放量子爆弹那种级别的武器。

如果两人绕路...一旦被侦察无人机发现,面临的百分之百是炮弹洗地。

子非乐静静等卡本西斯完全恢复体力。

而后,两人站在小路的尽头深吸一口气。

“冲!”

一声令下,子非乐做为主攻手,俯身冲进敌营。

几个打着点灯巡逻的士兵似乎发现来人,还不等吹响警戒哨便被一刀枭首。

而后,闪电之舞发动,鬼魅般的身影划破夜空,解决所有巡逻小队。

卡本西斯也没闲着,收起左轮枪,拿出手弩。

崩~崩~

一声声弓弦跳动的声音,隐藏在哨塔之上的敌人还未反应过来便尽数掉落在地。

地上,子非乐等候多时,准确接住身体,轻轻放在地上。

第一条小路清理完毕。

然而,这仅仅是第一条。

站在这条小路的尽头向山下看去,星星点点的灯火连成一片。

这些都是哨塔。

此刻,子非乐深感幸运。

幸亏自己和卡本西斯来天界比较及时,否则的话...

皇都军的电力被切断,一旦给巴比伦抵达皇城附近,卫星射线施展开来,那一切就完犊子了。

或许真的要逼得斯曼工业基地的部队回援才行。

子非乐尤记得,某个版本,在安特贝鲁峡谷系列最后的一个副本,决战哈尔特山中,是可以的得到大批支援的。

乌恩来没来记不清了,反正头上戴着猫耳朵饰品的大长腿小姐姐飞燕肯定是来了。

还有那个鲁莽的柯维。

好几次子非乐都以为他挂了,谁知道只是重伤或是昏迷。

现在想想,这肯定是接受了生物改造。

“继续!”

卡本西斯低喝一声,在子非乐的目光中,他身影逐渐消失,最后只能隐隐看见一些波动,跟在自己身后。

子非乐都只能看见这么点踪迹,换成其他敌人,在黑夜中,还真发现不了他。

“伪装?”

子非乐心头有些惊骇。

卡本西斯之前好像是不会这一招的!

隐隐的,子非乐觉得卡本西斯还有更多的手段。

就和自己经过副本门口就能捕捉到时空节点一样。

卡本西斯和夜战司令官巴比伦见过一面交过手,然后就初步学会了伪装技能。

“呵,我也不能拖后腿啊!”

子非乐低声笑道。

他跳到一颗较为高大的树梢上,仔细观察下方的布局。

这是通往哈尔特山脉的必经之路,小路繁多错综复杂,足足有十几条。

在心里微微计算过后,子非乐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

身体如同一张紧绷的大弓,蓄力到了极限之后变成利箭射出。

“跟上了!”

落地后,子非乐的身形已经出现在几百米开外的营地中。

这个营地没什么提灯巡逻的士兵,只有一个哨塔。

士兵们都以一个个方阵分隔开,在睡袋里酣睡。

一道清风掠过方阵,子非乐随手弹出一个不稳定的小型螺旋手里剑。

不等它爆发,身形已经掠过所有方阵。

十几颗不稳定小型螺旋手里剑接连弹出。

随后子非乐双脚轻轻点地,身体纵飞二十多米,恰恰和高台之上的侦察兵齐平。

“嗨~苏坡瑞斯妈泽法克~”

(翻译:嗨,草拟马的超级大惊喜~)

侦察兵活似见鬼一般瞪大了眼,子非乐微微一笑,不给他们做出反应的机会,背后伸出数条巨大的胳膊。

咯咯咯——砰!

血肉横飞四溅。

在半空中,子非乐也不需要借力,翻转身体后,一股清风托着他滑向营地身处。

而卡本西斯这次并没有和子非乐一同行动。

再看见子非乐丢出第一个不稳定小型螺旋手里剑后,他就直接从心的选择调头,去了隔壁的营地。

咄咄咄咄~

一个漂亮的翻滚射击,一连串的弩箭精准命中哨塔侦察兵的气管,让他们即便是察觉异常也没有能力吹响警戒哨。

而此时下方,出现了几个小矮人提着灯笼。

马戏团!

卡本西斯眼神凌厉,弓着腰提着手弩,弩箭泛着冰冷寒光。

杀人马戏团,呵呵!

嗖嗖嗖嗖~

一道道弩箭无声无息射出,直直命中小矮人们的额头,最后斜着从后脑弹出尖儿。

如果说子非乐的暗杀是纯粹的高等超凡碾压,那卡本西斯就是精准的计算。

计算所有敌人的视野盲区,计算自己体内的生物能量,计算他们的运动轨迹,计算每一支弩箭所需要的弹道。

最后,只需要最简单的调整枪口扣动扳机,就能让敌人死亡,让其他人无法察觉。

都说卡卡是超级计算机,可是别忘了,卡卡是卡本西斯根据自己的计算力才彷制出来的。

卡本西斯本人,就是一台超级计算机。

和卡卡同型号的超级计算机!

“果然,生物能才是伟大的力量。”

“机械破败,血肉升华!”

一声低沉的笑后,卡本西斯身影再度消失,留在原地的只有一个个定时炸弹。

“十分钟,我能清理三个营地,他能清理十二个营地。”

“我们最终会在马戏团首领的所在地汇合。”

“那么下个炸弹定时...六分十二秒!”

生物能疯狂消耗,卡本西斯的脑海里,出现一个个常人觉得匪夷所思的数据。

黑夜,杀戮进行时。

子非乐依照之前的手法,利用快到极致的风,接连拔掉一个个营地。

别管是马戏团小矮人还是熟睡的士兵,亦或者高塔上的探照灯。

这些,终归是人力。

或许他们只是扫到一些动静,但大脑还没有给出一个正确指令,下一秒子非乐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就是风。

风的用法有很多,今晚,它是让敌人永远沉睡的噩梦。

其实,若是西维斯已经觉醒的话,让他来,今晚大可不必如此。

直接仗着自己的暗黑之眼,无限持续输出魔力,最终改变天象,掀起一场世纪大风暴就好。

或许9级以上的敌人能活,但9级以上的敌人又有几个呢?

营地之中。

帕菲斯两兄弟中的白衣服勐然睁开眼。

他是西克特帕菲斯,不知道是哥哥还是弟弟。

“我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他坐直身体,轻轻拍着脑门。

黑衣服帕菲斯也坐直身体:“是不是不适应?我就说不该接受那什么生物改造!”

白衣服帕菲斯没有接腔,站起身,把玩着手里的卡牌,面色阴沉。

他们本就是卡勒特的成员之一,但一直没有受到重用,不属于真正的核心人员。

然而出发前,兰蒂斯突然找上他们,说只要接受生物改造就能成为核心人员。

两兄弟不明所以但大为震惊,最终还是同意了。

出身卡勒特的他们,对这个组织有着难以想象的卷恋。

然而改造过后,他们才知道接受卡勒特的生物改造意味着什么。

可惜为时已晚。

白衣服帕菲斯眺望远处的一个个侦查哨岗,总觉得阴云重重。

他吩咐人找来橡皮人洛贝利,叮嘱他一定要挨个查看所有侦查哨岗的情况。

洛贝利有些不情愿,但一想到想在他们不是马戏团成员,而是士兵,只能点头应下。

临走时,洛贝利突然回头:“我还是喜欢以前的生活。”

以前,他们是天界地区最有名的马戏表演团。

现在,他们确实被临时赋予一个编号的军队。

“没事,我们现在也依然表演着我们的杂技,经营者属于我们的马戏团。”

“这次要让那些贵族老爷们好好看看马戏团的厉害!”

白衣服帕菲斯只能如此安慰道。

黑衣服帕菲斯笑了笑:“那好,打完这仗我们就回乡下好了,继续我们的表演。”

白衣服帕菲斯没来得及阻止,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出要阻止兄弟说出这句话的想法。

只是隐隐觉得,这句话落地后,天空的阴云更浓厚了一些。

另一边。

子非乐遇到了棘手的麻烦。

距离首领的营地已经很近了,但是眼前却出现了一群没睡觉的夜猫子。

扔飞刀的小丑,踩高跷的小丑,踩球的小丑。

活脱脱一群杂技达人。

杂技达人子非乐不憷,关键是他们怎么都不睡觉的啊!

子非乐也是长时间没有过正常人生活,忘了。

马戏团的人,都是特别能熬的夜猫子。

就算是没有夜间演出,他们也要在夜里辛苦磨练自己所掌握的技巧,从而带给观众更好的观看体验。

正当子非乐举棋不定时,另一侧的营地出现了一些细微的骚乱。

“昂~”

一声明亮的象鸣声,继而是呵斥声和警戒哨响起。

“遭了!”

子非乐心中一突,卡本西斯那半吊子伪装被发现了!

他当即也不隐藏身形了,趁着马戏团的人要过去查看情况,周身裹挟的狂风冲了出去。

风之波动·乱刃杀!

以超高速在战场中移动,周身裹挟无数狂暴风刃,所到之处敌人皆被乱刃斩杀。

休休休休休休休~

狂暴的风刃夹杂着尖锐嗡鸣声,引起了小丑们的注意。

他们只觉的一道身影从身边掠过,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噗通~

先是一声,而后接二连三的到底声响起。

所有人都仿佛巴基大神附体,自动掌握了‘四分五裂’技能。

只可惜,他们只能裂开,却不能复原。

其中,堪堪赶过来的橡皮人洛贝利,也没能抵抗住这锋利的风刃。

他的生命力顽强,意识残存的也久了一些。

恍忽间,陌生的火把逐渐扭曲变形,最终变成了幕布里的火把。

火把映照着的,是一张张兴奋而又期待的脸庞。

洛贝利!洛贝利!神奇的橡皮人洛贝利!

“看呐,那才是以前的马戏团,以前的马戏团又回来啦!”

“以前的马戏团又....”

回来啦。

..........

抵达隔壁的营地时,只见卡本西斯敏捷的身影在战场中乱窜。

每当他要进入伪装时,总会响起一声声象鸣,让他身影无法进入伪装。

场上横尸遍野,敌人皆是被一击毙命。

追杀他的,是一黑一白,头戴礼帽的两兄弟。

黑衣服擅长杂技,手持权杖身形鬼魅变换追杀。

白衣服则是玩卡牌,一张张卡牌飞出,接着爆炸。

子非乐没去攻击黑白衣服的人,眼睛快速扫过,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一头大象。

而大象的身前,有一个胖子在守护着。

“哼!”

子非乐冷哼一声,抽出者刀略微蓄力,一道锋利的刀气爆射而出。

唰!

刀气仿佛昙花一现,在战场上一闪而逝。

三秒钟后,静止不动的大象和胖子从眉心出现一条血线,继而裂成两半,血液内脏流了一地。

“杜鲁夫!

!”

黑衣服帕菲斯痛苦哀嚎一声,旋即赤红着眼死盯着子非乐。

子非乐巍然不动,刀尖遥遥指向他,微微昂起头,脸上露出一个狠辣的冷笑。

“戏法不错,可惜是一群凡人。”

冰冷的声音让帕菲斯兄弟俩身体一震。

“巴卡尔的诅咒都过去多少年了,你们竟然还不敢学习魔法?”

子非乐看了看地上的坑洞,那是卡牌爆炸后的坑洞。

“把炸药做成卡牌?真有意思。”

如果是魔法的话,两兄弟的实力绝对会有质的飞跃。

可惜了,这里不是副本,而是现实。

脱离了副本对两兄弟的加持,他们也不过是刚刚接受过改造的生化人而已。

卡勒特让他们驻守在这里,无非是成为大部队之前的一道警戒线。

说白了,还是炮灰。

这群人擅长杂技,若是有敌人进攻,他们能周旋一二。

不奢求能挡住敌人,而是稍稍阻拦敌人,让后方的大部队能收到消息。

仅此而已。

白衣服帕菲斯默不作声,突然,他一甩自己的风衣盖在弟弟身上。

“来吧,贵族的走狗!

!”

————!

嗡~BOMM!

一道耀眼的白光在营地闪过,而后一朵巨大的蘑孤云升腾而起。

身为最后一道警戒线,他们体内的自爆装置,威力自然非同凡响。

面对这样的爆炸,卡本西斯和子非乐都没有露出任何紧张之色。

子非乐默不作声,单手撑起一道屏障,将自己和卡本西斯笼罩在内。

轰————————!

爆炸足足持续了数十秒,尘埃落定之后,整个营地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碗’。

言情小说吧免费阅读

“我们走吧。”

卡本西斯有些意兴阑珊,不知道是不是为同位天族人的懦弱而悲哀。

你们既然有勇气启动自爆装置,为什么没有勇气接触魔法的种子?

一个消亡了几百年的存在,一个早就失效的禁魔令。

乐仔说的对,巴卡尔的禁魔令被打破了,但是天族人心里的禁魔令还在。

临走前,卡本西斯垂着眼眸,丢下一把左轮枪。

他们走后良久,一处角落,白色大衣缓缓落下,里面居然是毫发无伤的黑衣服帕菲斯。

他踉跄着走到坑洞,四顾茫然,找不到兄弟们的身影。

最后惨澹一笑,捡起卡本西斯留下的左轮枪,枪口塞进自己嘴里。

我答应过你们,打完这仗就回乡下,继续表演马戏。

我...

砰——!

走马灯出现,他似乎看见了所有观众在欢呼,在雀跃。

以前的马戏团,又回来了。

最终,在自己的再三告别中,观众依依不舍的离场。

马戏,落幕了。

相关推荐:重回九四好种田我的心动女老板首富千金爱上我:特种之王首富身边的女人带着骑砍称霸权游蜀山成仙路神秘复苏:夺取诡画七煞星君朕都登基了,到底跟谁接头半岛餐厅物语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