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四合院: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 >四合院: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

第四百六十五章 天降横祸

吃饱喝足,一夜鱼龙舞!

第二天一大早,杜蔚国和小白杨两口子,正在你农我农的吃早饭的时候,瀚文这小子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杜蔚国看他眉目之间并没有惶急的神色,只是略有一点尴尬而已,不由有点好奇:

“瀚文,你急匆匆的跑过了干啥?是处里有啥急事吗?”

瀚文此时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发,语气有点羞赧:

“头,昨天你和雷哥洗澡的时候,不是遇见了两个泼皮吗?”

杜蔚国有些莫名其妙的点了点头,不过心里却更加好奇了:

“是啊,是遇见了两个黑胖子,咋了?他们身上有桉子?”

瀚文的表情变得更加的窘迫了,他支支吾吾的说道:

“不是,头,这两个憨批,年龄小的那个是黄翠花的马弟,他们昨天中午才到四九城,他们可能在当地嚣张跋扈惯了,这才,这才~”

哈哈哈!

杜蔚国顿时就乐不可支,回想一下小黑胖子这个憨批,再对比一下彪呼呼的黄翠花,还真特么是无比的匹配啊!

原来这两个憨憨是从闾山来的出马弟子啊,难怪一嘴的辽西口音,还特么贼横,估计是在当地豪横惯了吧。

杜蔚国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意,语气揶揄的问道:

“怎么?瀚文,那你来找我是个啥意思啊?是让我去捞人还是他们身上真有啥桉子啊?”

瀚文再次挠挠了头,抓耳挠腮的,语气无比尴尬的说:

“头,人我已经带出来了,现在就在院外候着了,他们是想给你赔个不是!”

杜蔚国此时嘴角轻轻一勾,毫不在意的摆了一下手,笑着说:

“瀚文,可得了吧,别扯这些,左右不过只是两个混不吝而已,登门赔罪也只能让人看我的笑话。

人你赶紧带走吧,你也顺便敲打敲打这两个憨货,这特么可是四九城,不是他们屯子的炕头,都消停点,行了,该干啥干啥去吧!”

瀚文臊眉耷眼的走了,四合院门口,两个黑胖子正战战兢兢的等在那里,探头探脑的。

丝毫都没有昨天洗澡堂子的霸气了!

正好瀚文气哄哄的从广亮大门走了出来,一看间这两个憨批,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飞起一脚就把靠前的大黑胖子给踹飞了!

瀚文还没解气,把小黑胖子也一脚踹成了滚地葫芦,然后不依不饶的照着这两个黑胖子的屁股就一顿狠踢,嘴里骂骂咧咧的低吼:

小书亭

“我特么让你们得瑟!出马弟子很牛皮吗?啥人都特么敢惹,谁给你的勇气啊?”

也难怪瀚文这么生气,这两个黑胖子是他亲自负责接待的,黄翠花讨诰封这件事也是他负责督办的。

他现在是双重身份,等于是一手托两家,结果这两个不开眼的土鳖,居然直接嚣张到杜蔚国的脑袋上了。

别说他们只是马弟,就算是黄翠花本尊,遇见杜蔚国还不是照样跪了吗?

瀚文走了之后,杨采玉此时像个好奇宝宝似的,手里拿着半个馒头,歪着脑袋问道:

“蔚国,瀚文刚才说的马弟,到底是咋回事啊?难道是传说中的东北出马弟子吗?那个黄翠花难道是黄大仙?”

杜蔚国不禁无奈的按了一下眉头,感觉有点头疼,刚才也是忘了旁听的采玉同志了。

这位采玉同志心思剔透,反应敏捷,关键是她的杂书看得也多,知古通今的,她对这些民间精怪志异的事情必然是极其好奇的啊!

杜蔚国含湖其辞的嗯了一声,企图蒙混过关,但是小白羊现在可不是那么好湖弄的。

她顿时就放下了手里的馒头,拉着杜蔚国的胳膊,一边用力的晃动,一边难得的撒娇道:

“蔚国,你嗯什么嗯啊?不许敷衍我,这总不是啥国家机密了吧?你赶紧给我讲讲呗,世上难道真有这种传说中的生物啊?”

杜蔚国撇了撇嘴,心说,这玩意当然是有的,而且老子还特么揍了黄皮子一顿呢!

杨采玉此时像个好奇宝宝似的,好看的大眼睛里边星星点点,一眨不眨的盯着杜蔚国。

丫的,看来今天是无论如何也湖弄不过去了,他的本意是不想让杨采玉接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百害而无一利。

但是小白羊此刻的求知欲已经爆棚了,而且人家说的没毛病,这也不是啥了不起的机密,完全是可以说。

杜蔚国此时一脑门子的黑线,都怪这两个该死的黑胖子,无事生非,丫的,他感觉自己的拳头都有些痒痒了!

杜蔚国被杨采玉缠得没辙,只好把王霄中邪,还有他暴揍黄翠花的事情当成了故事给她讲了一遍。

当然,至于钱老提到的什么命格,七杀格入命宫之类的说法,以及黄翠花求他诰封的事情,他都以春秋笔法给隐去没说了。

要知道,采玉同志是个名副其实的才女,博闻强记,知识储备极其恐怖,杜蔚国可不想她在对命格或者玄学之类的产生啥过多的兴趣。

听完这个故事之后,杨采玉紧紧的攥着杜蔚国的胳膊,身子也靠在他的身边,多少有点心虚的问道:

“蔚国,你咋这么虎呢?啥事都敢干?咋说这也是传奇生物啊?你还敢扇它嘴巴子,甚至还敢和它对话?”

杜蔚国不由的嗤笑了一声,轻轻的拍了拍她白净的小手,顺便握住,闻言宽慰:

“呵呵,采玉,你太高看它们了,什么传奇生物,左右不过是茹毛饮血的扁毛畜生而已。

只不过是畜生活得久一些,开了些许灵智,它们的最终目的就是能说人话,能成人形,而我可是人雄,何惧之有啊?”

杨采玉此时抬头看了杜蔚国一眼,眼神里充满了无尽的崇拜和爱意,她忍不住轻轻的摸了一下杜蔚国的脸颊,轻声说道:

“也是,你坚毅果敢,勇冠三军,正气凛然,神威如狱,自然是神鬼辟易,百无禁忌~”

杜蔚国轻轻的吻了她脸蛋一下,打断了她的夸赞,笑着打趣到:

“我说媳妇啊,你可抓紧点我,要不然我可就飘起来了!”

采玉同志轻轻的锤了他一下,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说:

“没正行!”

说完之后,杨采玉也不吃早饭了,起身拿上包包,就朝着门外走去,杜蔚国非常诧异的问了一句:

“采玉,你去哪啊?现在还早,没到上班的时间呢”

此时杨采玉都已经推门出去了,她把脑袋重新探了回来,还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杨采玉此时的声音很轻快:

“哼,我去问问晓红妹妹,她可是亲身经历过的,我很喜欢这个精怪的故事!

你给讲的故事明显是掐头去尾,关键部分有所隐瞒,我听得不过瘾!”

一听这话,杜蔚国顿时就无语了,好个精明的杨采玉啊!

不过也没啥,在黄翠花的这个事件当中,没有莫兰一丝一毫的关连,所以并不怕杨采玉知道所有细节。

至于那些易经,八卦,河图,命格啥的玄学知识,到时候提醒她一下,别太过于沉迷于此即可。

杜蔚国回到办公室,屁股都还没有坐稳呢,胡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他此刻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杜蔚国,老郭倒下了,津门那个桉子原来就是你督办的,你重新接手吧,我一会就派人把吴蓉和黄铭给你送回去。”

嘶,杜蔚国顿时倒吸一口冷气,瞬间就感觉有些牙疼,他都已经忘了这一茬儿了。

这特么算是天降横祸啊!这个无比烫手的山芋兜兜转转居然又特么回到自己的手里了。

丫的,如今老郭倒了,而他手下最得力的科长林荣先也出事了。

现在的一处必然是千头万绪,兵荒马乱,焦头烂额的,估计是胡斐亲自接手管着呢,既然人手不足,有些桉子肯定要往外匀啊。

虽然杜蔚国滑不留手,之前就已经提前堵住了胡斐的嘴,但是津门这个桉子,确实是他一手经办的,他根本就没有理由拒绝。

津门这个桉子已经告破了,但是吴蓉和黄铭依然扣在老胡的手里,含而不发,显然这事还没完啊!

这个事情背后隐藏的真相和巨大能量,真不是杜蔚国可以承受的,还真是又棘手又挠头啊!

相关推荐:君临法兰西岳飞再世,武穆称雄我中奖一亿人民币后我武神,以剑证道鉴宝高手超品鉴宝师NBA:1号前锋足球之地表最强我被凌迟处死后,哥哥们都后悔了锦鲤糖崽:十七个哥哥排队宠我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