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剑众生 >剑众生

两人沿着台阶一路走下。

判官下了台阶便不再说话,脚步悄然无声。汤昭抬头能看到那模糊的人影,低头几乎无法感应到这个人的存在。

幽暗令人不安,沉默更增添压抑。汤昭扶着墙,一点点往下走,只能听着自己的心跳声默默数数。

这一道楼梯很长,斜斜向下,仿佛要走到地心里去。走了一段,墙壁上渐显水渍,壁脚下渗出积水。

汤昭走着走着,只觉得耳朵不适,不由自主张开了口,发出了“啊”的声音。

判官在前面听见了,道:“运转内力,可以缓解。”

汤昭道:“我不会。”说这话时,他觉得自己的声音闷闷的,听不大清楚。

判官抓过他的手,从脉门度了一丝内力过去,道:“运转吧。”说着说了几句运气的口诀。

汤昭立刻依言运行内力,在体内流动不休,片刻间烦恶解除,耳目复聪,拱手道:“多谢前辈。”

刚刚经过孙盛的搅局,两人关系近了一些,互相不再刻意针对,似乎已经化敌为友了。

判官默然片刻,突然道:“多谢我什么?我还没教你呢,你怎么就会了?”

汤昭愕然道:“你不是刚刚传口诀给我了吗?”

判官道:“口诀是人学的吗?尽是些云山雾罩,故弄玄虚的文词儿。我不讲解你能听懂?”

汤昭跟着无语,心想:这有什么听不懂的?不是很浅白吗?

比玄功那是差远了。

判官又搭住他的脉门,一探之下气息流转,蔚然已成循环,可见不但学懂,且立刻融会贯通,放下他道:“人天生有贤愚之别,有些人就是聪颖……可也不能太他么过分吧?”

汤昭听出他愤愤不平之意,心道:此开挂之故,非战之罪也。

走了一阵,隧道尽头终于出现石门。

石门宽厚,中间刻有一只蜘蛛浮雕,浮雕狰狞,栩栩如生。

判官叫汤昭停下,自己走向石门。

他无视蜘蛛,在门周边敲敲打打,突然用手一推——

“啊——”

惨叫声冲入耳膜!

汤昭浑身一炸,倒退几步。

只见面具人手托着门扇,只开了一条微不可查的缝隙而已。门里面有人在惨叫,声音从缝隙里钻了出来。

汤昭有生以来从没听过这么惨的叫声,其实惨叫到了他耳中,已经是强弩之末,音量不算刺耳,但惨叫中渗入的痛苦却是已经像尖锐的利器,一直刺到人的魂魄深处。

惨叫声渐停,就听得上面有人阴恻恻道:“这回清醒点儿没有?想起什么了吗?”

一阵喘息声和呻吟声,没有其他人说话。

“哦,不愧是江湖侠客,响当当一条好汉,不过我黑蜘蛛山庄地牢里最不缺的就是英雄好汉。我们这里对付的就是英雄好汉。哈哈——”

《仙木奇缘》

又是一声惨叫响起,汤昭毛骨悚然。

直到此时,他才对“监牢”有了真正的概念,监牢不只是监禁人的地方,朝廷的大狱里有什么,这里一样都有,而且只会更残酷。

判官来这里是为了救人么?那就救好了。

只是他越发想不明白了,救人跟他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非把他拖到这里来?

那审讯的人又道:“好啊,看来你是决心死硬到底了。是不是打量有人救你出去呢?”

汤昭心提了起来,心道:他们知道有人劫狱,早有防备?

那人继续道:“莫说我这里是只进不出的十八层地狱,就算有胆大包天之徒敢来,你也等不到那一天了。你以为我们的耐心很好吗?再过一天半日,你还不吐口,咱们也懒得养你这个废物。你知道你前面那些英雄好汉去哪儿了吗?”

就听一阵拖拽的声音响起,似乎有什么重物被拖拽过去。

汤昭心中下意识的一凛。

一声陶瓷碰撞声,似乎是锅碗瓢盆在响动,就听有人“啊——”的一声惊呼。

这声音不如惨叫声痛苦,但充满了恐惧。

“看见了吗?前天塞进去的。哦,他还活着,你瞧,还会动呢。要等到宝贝儿们再好好吃几日,他才能断气。最后化为养料,也算给咱们山庄做了点贡献。我看你比他肥些,想必能多养活好几只。我就用那个最大的来盛你……”

里面人不知怎样,汤昭听得脸色发绿,突然脸上一凉,却是判官把一物放在他脸上。

他伸手一摸,似乎是个面具。

没等细摸,石门轰然打开,判官已经冲了进去。

判官进去的时候没有拉着汤昭,汤昭自然不会跟着,就在门后站着。

一连串嘈杂的打斗声传来,门后又开始了激烈的战斗,此时汤昭已经习以为常,等待时把面具戴正。

他知道判官的意思,一旦进门遇到黑蜘蛛山庄的人,他就不宜露面了。

判官是个讲究人,在还没撕破脸的情况下相处很舒适。

过了一会儿,打斗声听了,就听判官道:“进来吧。”

大门背后是一处石室,四面厚墙,又阴暗又潮湿,不过一丈方圆,高不过丈,活像棺材。

地面上倒着几人,墙上挂着一人,俱都血肉模糊,尤其是挂着的那个,找不出几块好肉。汤昭本能的转过头,又看到地下倒着一个罐子。

那是个超大号的陶罐,颜色灰不溜秋,并不起眼,此时翻倒在地,看不见里面,只流出来少许酱红色的液体,有星星点点的毛茸茸的小黑点在爬行。

呕——

汤昭又是一阵反胃,再度转头。

石室的另一侧,一面墙前,密密麻麻摞着一层层的罐子,每个都差不多大,足以塞进去一个人。罐子的封口处,大多渗出酱红色的污渍。

这是什么鬼地方!

“小子。”

判官正在石室的另一处出口处,衣衫不动,浑不似打斗过,道:“如今该用得上你了,把眼睛睁大了,找到我要找的人便送你回去。”

汤昭道:“你到底要找什么?”

判官道:“我要找一个人。别问我他年纪大小,长相如何,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和你一样的人,身边带着剑客相关的东西。你就睁大眼睛找吧,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就告诉我。”

汤昭皱眉,心想:你这也太儿戏了吧?人也不知道,东西也不知道,就靠我瞎蒙?我看你能找到才怪。

虽说他灵感强,是能看见不同寻常的东西,但是同样有灵感的人可未必认得出来。

反正他看卫长乐的时候,没看出什么不同来。

好歹还在合作中,他压下不以为然的表情,仔仔细细环顾四周,判官已道:“这一层没有的话,下面还有牢房。”

对面的门户是通向牢房的,两人正要出门,就听背后人道:“侠客……救命……”

汤昭一回头,原来是那个被拷打的血人发声。

判官恍若未闻,身后那人不知哪里攒出一口气,大声嘶叫道:“在下金山号执事柳奇光,向来与人为善,从未作恶。家中尚有余财。侠客若肯搭救,愿奉上千金重宝!”

金山号是很有名的商号,汤昭刚刚听过,就在不久前的酒席上。

那人又叫道:“我在这里好些日子了,你要找谁我来帮你……大侠,在下懂得不少……”

判官回过头去,突然手指一弹,嗤的一声,那人声音戛然而止,头也垂了下来。

汤昭惊异道:“死了?”

判官道:“他要是没救了,倒不妨给他个了断。既然还能大喊大叫,看来还有些力气,一会儿说不定还用得上他。点了穴道罢了,叫他省点力气。”

汤昭点头,又问道:“之前你也点了孙盛的穴道吧?可是他后来怎么还能袭击呢?”

判官哼了一声,悻悻道:“他是江洋大盗,给人抓来捉去,最会逃脱挣命。会些解穴的手段也寻常。”

汤昭听他的口气,可不认为这是寻常,显然孙盛逃脱也叫他面上无光,又问道:“那他劫持我的时候怎么不用点穴呢?这样我就没办法挣扎了。”

判官道:“他当然不会,点穴又不是阿猫阿狗都能学的。”

汤昭道:“他不会点穴却能解开,这门功夫是难学易破,没什么用处咯?”

判官不快道:“什么叫没什么用处?想学这门功夫的人排几条大街都排不上。你若帮我找到人,我倒可以教你些皮毛。”

汤昭心想:饼越画越大了!然则我若真找不到人又该如何呢?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相关推荐:网游之神级病毒师我在星际时代无尽掠夺衙内闯三国特种教父大道藏天圣手医仙宅仙传我的诸天同人超级兑换戒指勇者都是混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