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剑众生 >剑众生

晚上,汤昭并没休息,静静等着该来的人。

等待的这段时间,他发现了个小秘密。

之前他进入观想状态一下子就会进入光焰漫天的世界,什么时候烧光精神什么时候出来,但多试几次,他发现还有一个中间状态。

他可以自主停留在隐隐有火光的意识层次里,只要一个念头就能进入火焰中,也就可以就这样持续下去,处在一种半梦半醒却清明异常的状态中。

这状态会给他一种奇异的满足感,比被火焰吞噬烧爆舒服得多,但锻炼效果肯定差得多,他提醒自己,不可贪图安逸忘记了修炼。

“给自己定一个死规矩,晚上睡觉前必须观想一次。以后酌情再加。”

这时风声微动,一人无声无息进门。

“司大人。”

两天时间,终于又见到那张冷脸了。

司立玉手中提着一个扁长皮包,放在桌上,道:“习武了,如何?”

汤昭笑道:“第一日习武,还挺新奇的。当然也确实辛苦。”

司立玉道:“也就第一日新奇,学武的大敌之一是枯燥。新奇散去,能日复一日的坚持才是关键。”

打开扁长皮包,司立玉取出一根木棍。

他翻动皮包的时候,汤昭也忍不住好奇里面是什么宝贝,看到只是平平无奇的木棍,诧异非常。

司立玉递给他,汤昭接过,浑身一震。

一股力量从四肢百骸当中生出,恍如那日的杀人剑。

比起当时力量给他冲动和澎湃的感觉,这一次的力量很平静,轻而易举就和他身体本身的力量融合为一体,没有任何额外的负担。

他情不自禁的挥了一下,木剑发出“倏——”的一声。

司立玉突然道:“你看这边。”

汤昭看过去,司立玉一只手掐了个诀。

汤昭盯着他的手,心想这是什么用意,司立玉突然伸手一拔他手中的木剑。

汤昭本能的手一紧,司立玉也没认真出力,这一拔没有成功。

“可以。”

“啥意思?”

司立玉指着木剑道:“这是术器。内含一元之力。”

“这是术器么?”汤昭反复看着木剑,这就是术器?是那个与玄功并称的术器么?

虽不知一元是什么,想来是计量单位了。

还没等他继续问刚刚是什么意思,司立玉接着道:“白日修炼,是提升你本身的根基,但一个月之后关乎你成败乃至生死的,是你拿起剑有多少本事。因此从今日起你便要适应力量的变化。”

汤昭深以为然,骤然获得强大的力量肯定不易掌控,确然要有相应的修炼。

此时夜色已浓,操场上并没有人在修炼。黑蜘蛛山庄的规矩是宵禁,纵有加练的少年也只能在房间里默默用功,而司立玉显然不把本地的规矩放在眼里。

先叫汤昭先又做了一遍拉伸,然后握剑。

他不由自主的按当时刑极教导的方式握剑,司立玉矫正道:“单手握剑,另一手留着掐剑诀。”

汤昭学着他刚刚那样掐了个剑诀,司立玉道:“这是一种。有九种掐诀的方式,都是剑术的基本功,帮助你放剑术。回头会学习。”

握住剑,然后挥剑。司立玉教汤昭一个弓步直劈的动作,从手法,步法、身法等各种关节给他矫正一番,便命他不停地重复这一个动作。

练习之中,汤昭方懂得“枯燥”是什么意思。

纯粹的挥剑练习,还不如推石头有趣。尤其是他增长了一部分体力,能做更多的挥击,越发的单调重复。开头司立玉还不住矫正他的动作,随着动作熟练,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有挥动木棍的“咻咻”声,在夜空中嗡鸣。

渐渐地,汗水落在操场上,汤昭累的手臂酸麻,脚下也轻飘飘的如踩在云端。只是麻木的挥动手臂。

“好,休息。”

一句话如同仙音,汤昭一下子放松下来,手中的剑也一松——

“握住!”司立玉大声喝道。

汤昭一个激灵,本来松开的手指又猛然握紧。

司立玉过来抓住他手臂,厉声喝道:“记住,我说休息乃至结束,你可以坐下、躺下,唯独不许撒开手中的剑!”

汤昭凛然道:“是。”

司立玉声音降低,语气依旧严肃:“你自己想想,以你的身体,能够一上来挥击几百下么?”

汤昭回想自己的体力,摇了摇头。

司立玉道:“你自己做不到,是外力带你做到。其中你的身体得到超额锻炼,也负担超额疲惫。拿着剑等着这股力量带着你的身体缓缓恢复,方可卸下术器,否则轻则瘫倒重则重伤!”

汤昭一阵后怕,忙老老实实持剑站住,过了一会儿才缓缓坐下。

司立玉取出水壶给他,汤昭喝了两口,突然道:“司大人,这其实也算开挂吧?”

司立玉不解,汤昭换了个解释道:“这有点作弊吧?先借助外力得到充沛体力然后再锻炼,应该比靠自己锻炼效率高得多吧?而且学习招数,能练习更多次肯定学得也更快!”

《日月风华》

司立玉嗯了一声,道:“学得是快。”

汤昭赞道:“好厉害的方法,不愧是检地司!”

司立玉唯一停顿,道:“这是镇守使私藏。训导营也未必人人能用。”

汤昭诧异,司立玉道:“这一根一万两。”

汤昭差点把木棍甩出去,道:“一……一万两?”

司立玉道:“有钱也未必能买到。术器就是如此。这还只是一元器,再强些的,价格更是飞升。”

汤昭道:“刑大人下了血本啊。”

司立玉道:“对他来说容易得多。你有机会得他栽培,别荒废了。”

汤昭点头,他反复摩挲着木棍,忍不住道:“之前他送给我一件宝物,上面有裂纹,能放出一堵墙,是不是也是术器?”

司立玉微怔,紧接着道:“是吧。既然能放出墙的,就是轻术器了。有裂纹的是元术器……”他一下子说了不少名词,听得汤昭一头雾水,便解释道:“术器有许多分类方法。一种只增加力量没有术的就是重术器,一种有术但不增加力量的叫做轻术器。又增加力量又能放出术的便叫真术器了。倘若是寻常人,只能放轻术器,但你灵感天赋高,是真术器应该也能放出来。但当时镇守使并不知道你的天赋,给的只能是轻术器。”

汤昭道:“术器也和灵感有关吗?”

司立玉道:“自然,刚刚你拿到术器,直接感到力量是不是?灵感一般的人,需要专心致志,把精力集中才能感受到力量。这就是天分高低了。而且你在分心的时候力量不减,这是极高的天分。以后在战斗中花在术器上的心思少些,已是一大优势。”

汤昭恍然,当初司立玉陡然拔他的术器就是试他在分心时能不能保持力量。

这里头的门道很多啊。

“这是一种分法。还有一种分法,剑客用剑直接劈开形成的是元术器,符剑师雕琢出来的就做符术器。元术器不易保存会快速消散,镇守使若给你元术器,应该是他自己制作的。”

汤昭用心记忆,道:“刑大人都能自己制造术器,剑客都能制作术器?”

司立玉道:“只有自己的剑术。真正制造术器,还得是符剑师。那比剑客还少,检地司有一些剑客,各种剑师屈指可数。”

汤昭点头,问道:“剑客就是侠客之上的境界么?”

司立玉道:“剑客就是剑客,与侠客有什么干系?”

汤昭愕然,道:“不是……武道圆满之后可以练玄功,然后脱胎换骨成了剑客吗?”

司立玉挑眉道:“你从哪里知道这些知识的?够老派的。以前是这样,一步一个台阶,现在有各种登天路径。若真等到了武道尽头才能转修,谁来抗阴祸?世上都没人了。就算是镇守使……”

汤昭费力的理解道:“就是说……不用当侠客也能当剑客?”

司立玉道:“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只需要练武,练好武功,做什么都不会错的。尤其是时限在前,你更需专心致志全力练武,不用想其他。过了这一关,才说得上‘前途’二字。不然连我也懒得对你用心。”

他说的十分直率,乃至十分残酷。汤昭背脊挺直,道:“我知道。”

不管怎样,司立玉虽然说得功利,但依旧为汤昭解答了不少疑问,这都是他可以不说的。汤昭还是念他的好处,也不觉得他真的不用心。

司立玉不再多说,闭目休息。

汤昭静了一会儿,悄然取出眼镜戴上,打量这把术器。

“术器,下品”

果然有注释!

“元力:一元(满)。术:无。底材:十年桃木芯。”

下面只有这一行注释,并没有长篇大论。

汤昭看得新奇,摸了摸木头,心想:这就是桃木?我听故事里有道行的人捉鬼都是用桃木剑的,果然如此。不过这玩意也太不像剑了!

这就是木棍——不对是,是木杆,因为是空心的。

他突然心中一动:为什么是空心的?不是竹竿才是空心的么?桃木做空心的还需要特意去钻吧?

根据一般思路,特意去做的事,总有特别的理由。

他提起木棍,闭起一只眼往中空处窥去。

里面有一抹亮色。

木杆内壁刻着一排小小的字符,在黑暗中泛起荧光。

那不是眼镜显示出来的光芒,而是他本身就能看见的光芒,就如他那晚在荒院中亲眼看到井水里泛出的光。

虽然此光比彼光如萤烛比之皓月,但它们如此相像。

那是……

“符式:元——”

哗——

无数文字如瀑布一般在眼镜上滚动——

眼镜,刷屏了!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相关推荐:网游之神级病毒师我在星际时代无尽掠夺衙内闯三国特种教父大道藏天圣手医仙宅仙传我的诸天同人超级兑换戒指勇者都是混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