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剑众生 >剑众生

日渐西斜,水泽边凝起了丝丝缕缕的雾气,笼罩了水中的芦苇,也飘进了架在水面上的木栈道。

汤昭和薛夜语并肩沿着木栈道行走,踩着咯吱咯吱的木板,去看汤昭的剑庐。

虽来了好几日,汤昭一直住在薛闲云的工作间隔壁, 还没自己的地方住呢。

真玉弟子当然有资格拥有独自一人的剑庐,虽然薛闲云还没举办收徒仪式,但也是早晚的事,不耽误汤昭先享受待遇,薛夜语也热心的帮他安排。

两人往水泽边缘走去,薛夜语指点他道:“这边岸边住的都是咱们师兄弟姐妹。两位师叔住在更深处, 他们一个爱潜心钻研, 一个常在外游历。你一般是看不见的。怎么样,会不会觉得有点冷清?”

汤昭往岸边望去, 水泽边雾气蒙蒙,依稀能看到雾中有零星高高的黑影,可能是山壁,可能是一排大树,也可能是哪位师兄的剑庐。

“确实有点冷清啊。”

汤昭并非特别爱热闹,一个人也呆得住,也能欣赏幽静雅致之美,但这地方……不只是冷清,真有些缺人气,想来一到夜晚不免幽暗阴森。

薛夜语道:“咱们符剑师研究需要安静,住在这里学习能够静心。不过住久了会有些寂寞。对面白玉弟子那边其实是很热闹的, 也有生活气氛。你如果寂寞了, 可以去对面玩。再过几年也可以收追随弟子或者申请去上大课。当然,也可以来师姐这里串门啦。”

汤昭点点头, 道:“我一定常去。”

两人路过一间隐在雾中的房屋,那屋子方方正正,十分整齐,薛夜语指点道:“那是大师兄的剑庐。石师兄是爹爹第一个弟子。他跟爹爹的时候我都还没出生。小时候他常常带着我去水边玩, 就像我第二个父亲一样。”

汤昭道:“大师兄啊……”提起大师兄,他好像听过一些故事。不过故事里师妹可不会认为师兄是“父亲”。

又走一阵,就见一座道观临水而建。白雾稍散,可见道观庄严整洁,颇具清净之气。薛夜语道:“那是二师兄的剑庐,他出身道门,精研清修养生之道。他如今下山去了。我原想二师兄既然在外不归,你就先住他的剑庐呗?爹爹却不许,说我小气。我想想爹爹说得不错,不然二师兄回来,连落脚之处也没有,不是太可怜了?”

汤昭连连点头,比起住别人修好的大宅,他还是想有一间自家的屋子,哪怕是茅草房也可以。

他问道:“二师兄下山去了?他出师了吗?”

薛夜语道:“不是。他和爹爹闹了点儿别扭,下山去了。好像是去京城做官了。”

汤昭“哈?”了一声,道:“不是清修吗?”

薛夜语笑道:“你跟爹爹说的一样, 爹爹就骂他官迷心窍, 清个鬼的修。他之前写信来, 说在京城里混得如鱼得水, 步步高升。爹爹气的把他的信全撕了。”

汤昭:“……”

紧接着,薛夜语又指点他正经过三师姐的剑庐。

倘若说大师兄的剑庐还有个影子,那三师姐的连影子也没有。汤昭极目望去,只看到厚厚的浓雾,似乎不只是水边的雾气,还掺杂了其他,让雾气透出淡淡的紫气。

这种紫色让汤昭似曾相识。

云雾前的草坪上生长不少奇花异草和小蘑菇,雾气中影影绰绰还有更多,似乎那里是一片丰饶的土地。

薛夜语轻轻道:“三师姐不爱见人,她已经有好几年足不出户啦。自六师弟以下,甚至都没有见过她一面,我也只见过她几次。不知她愿不愿见你。”

再往前自然就是薛夜语的剑庐,她的剑庐倒不像汤昭想的那样建成一个大猫头鹰形状,而是一处大花园,园中鲜花盛开,草木葱茏,树木当中点缀着几座精雅建筑。唯一稀奇的是那些建筑屋顶都是蓬蓬的,好像猫头鹰的翅膀。

汤昭赞道:“师姐的家真如世外桃源一般。”

还是师姐这里美好,而且正常。

薛夜语得意道:“当然咯。你看那片松林没有,我养了好几百只猫头鹰呢。”

……

其实也不是那么正常。

松林里隐隐有鸟鸣,但并不聒噪,猫头鹰不是聒噪的鸟儿。

“师姐,你的猫头鹰会送信吗?”

“送信?”薛夜语疑惑道,“为什么要送信?真要送信的话,需要调-教一番。”

接着,他们又走过了五、六、七,三位真玉弟子的剑庐。他们三人的剑庐各有巧思,而且比较正常,薛夜语随口介绍,只是告知姓名而已。看来薛闲云自女儿之后,收的都是正常人了。

两人闲聊之中越走越偏,日头越来越沉,终于在日落时分,走到了木栈道尽头。

下了木栈道,是一片荒滩,滩涂荒草丛生,乱石遍布,东一片西一片尽是坑坑洼洼的水塘,夕阳照在乱石滩上,拉出一道道斜长的阴影,又在水塘上反射着跳动的波光,黄昏中格外荒凉萧瑟。

薛夜语略感尴尬,道:“水泽就这么大,好地方前面的师兄都占据了嘛。倒是这里还有好几处空剑庐,都没有人住。你想选哪一座,就选哪一座。”

所谓剑庐,也不过是散落在石滩中的一座座茅檐草舍,竹篱白墙,就是剑庐最原始的模样。至于前面风格夸张、或光怪陆离或美轮美奂的剑庐,都是符剑师一点一滴改造来的。像后面几个弟子入门时间还短,改造工程还没完成,剑庐还是前面虎头,后面蛇尾的半吊子模样。

突然,滩上终于出现了一座不一样的剑庐。

茅屋还是一样的茅屋,篱笆还是一样的篱笆,但那座屋舍后面摊开了两座翅膀一样的装饰,远远地仿佛要起飞一样。

汤昭忍不住想笑道:“那是——江师兄的剑庐吧?”

薛夜语跟着笑道:“是啊,特别好认吧?他来的时间也短,上山时跟你差不多大,算算也就三年。剑庐还来不及做什么改造,先安上了两个翅膀。他就是这样的性子,一定要是最耀眼的。”

汤昭锤了一下手掌,他好像找到了符剑师们的装修风格——别管什么风格,先要给自己选个吉祥物,然后把吉祥物装在房上,穿在身上,背在背上,务必要所有人都记住才行。

薛夜语闲聊道:“我听说他带你上的山?还起了点误会?”

汤昭道:“也不算误会。”便把之前的事说了,

薛夜语听了笑道:“不愧是他,这死要面子的性子总是不改。回头你把牌子还给他吧,好歹也是只有一次的机会呢。记得要没人的时候偷偷还。只要不在人前,不干系他脸面,他还是很好说话的。不过现在别去,他白天不在家,一定在外面闲逛。”

汤昭记得李至静也说过,道:“天天闲逛吗?”

薛夜语道:“就是瞎逛。爹爹就是看他太闲了,才会安排他做些接引的活计。他是出了名的不修炼,不学习,但是实力还特别出色。武功应该是最强,符式也会得特别多,那是天纵之才,他的天资应该不下于你。”

汤昭道:“我哪里能和师兄比。”

话虽这么说,他心里有一点儿小小的火苗“蹭”地燃了起来。

那好像是……少年的好胜心。

虽然小时候汤昭被认为学武资质平平,他也安心接受了,但经过好几个前辈师长轮番的肯定,他也渐渐变得自信起来。

既然自信,他这样的年纪又岂会没有争强好胜之心呢?

他倒想见识见识,那个不学习也能门门功课第一的天才,究竟如何神奇?

比他……比他开挂还厉害吗?

“师姐,我选师兄旁边那一座剑庐吧。”

薛夜语点点头,道:“好。这里就你们两个,住的近些也安全。”

两人推门进草舍,就见其中仅有桌椅木床等简单家具而已,倒是没什么灰尘,似乎是在建设之初就刻下了保持清洁的符式。符剑师真是各种方便。

雅文吧

薛夜语点起了桌上本有的术器灯,调转自己盛东西的荷包,倒出许多东西来。

最显眼的自然是几床被子,然后是各种生活用品,还有几套换洗衣服。薛夜语道琢玉山庄有专门给弟子置办生活用品的地方,汤昭还有什么不足,尽可自己去买。

然后,就是几大本大部头的符式入门。

她介绍道:“这些都是符剑师必看的。爹爹那里有,你自己也得有,方便做笔记。启蒙篇有三十七道符。除了空为元符,土水火风四元符下又有八道基符,学完这三十七道符,就算是有了符术的基础,可以学习正经符式了。九成九的符式都是由这三十七道基符组成的。”

汤昭算了算,三十七道排列组合也非常多了,听陈总说,有些语言一共只有二十多个字母来回倒,不也表达了世间万物么?

薛夜语道:“看完启蒙篇,三十七个基础符倒背如流,抬手可制,如果是墨玉弟子,就能升白玉弟子了。一般聪明些的弟子,不做杂务安心学习大概需要一年。如果做杂务,那么就要三年。当然笨蛋无上限。”

“然后接着学初级篇。初级篇里有一百多个常用符式,都学会了就按部就班的制单一的术器了。市面上能用钱买得到的术器,大多逃不出这些初级符式。这个过程专心些的三到五年,不专心的可能要十年。”

“再往上就是中级,学习中级符式,学习符式的变形衍生,学习符式组,制作复杂综合的术器。学到这一步,就可以说自己是独当一面的符剑师了。如果十年能成,天资就算不错。那时一般的弟子就会选择出师下山。至于后面学习符式阵乃至锻造法器,只有成为真玉弟子或者被其他师叔看重收为亲传才能深造。那个时候就不只是学习了,而要别出机杼,制造出自己风格的术器,甚至创造独门符式,别开生面才行。那个时候,你就可以出去建一个小小的势力了。”

“当然以你的天资,在初级阶段肯定不至于耽搁十年。我看父亲的意思,是要你去赶三年之后的仲春符会,那你就只有三年时间了。”

汤昭道:“庄主……师父说三年之后有一场考核,是指这符会吗?”

薛夜语道:“正是,符会四年一次,在咱们铸剑师的圣地‘剑州’举办,是天底下年轻铸剑师齐聚的盛会。其实咱们琢玉山庄这种小门派去那里本来也只是露个面,领点好处的。我以前也参加过,表现平平,也没怎么样。就是去年举办那一次,六师弟和七师弟去参加,据说不但没露脸还现了好大的眼,爹爹憋了一肚子气,就记下了要找场子。本来就要八师弟一定要出风头,现在又加上了你。以你们两个的天资,别说爹地寄予厚望,连我也觉得大有希望。我想,找场子实力当然比那两个当时强,但这个要求对你太低了。你就尽力做吧,最低也要成为一个正经符剑师才行。”

汤昭点点头,最低的要求是三年成为正式符剑师,不知道到底多难。

不过如果师兄能做到,自己也不会差吧?

两人闲话一会儿,薛夜语先去了。

等她走了,汤昭铺好被子,环视简陋的剑庐,突然一阵开心。

欢呼一声,他跳到床上,在被子上滚了几滚。

从今天起,又有了属于自己的狗窝啦!

虽然是茅檐草舍,但那是独属于他自己的房屋啊。黑蜘蛛山庄的小舍,薛府的大宅,客店的豪华上方,滋味各有不同,但都是临时的落脚处,不是他的家。

自从家人去世,他流落江湖,再没有属于自己的尺寸之地。如今辗转多地,历经艰险,终于在大山水泽乱石滩上又得到了一间自己的房子。

上有屋檐避雨,下有四壁遮风,中有三尺床榻可以容身,夫复何求?

努力的把房子建造的更漂亮吧!

还有,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吧!

三年时间,既然有明确的目标,就先做个计划吧。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相关推荐:网游之神级病毒师我在星际时代无尽掠夺衙内闯三国特种教父大道藏天圣手医仙宅仙传我的诸天同人超级兑换戒指勇者都是混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