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剑众生 >剑众生

100 隅谷(第一更)

拨云见日,雨过天晴!

红日刚刚初升时,阳光不过洒在一人身上,温暖也是给一个人的,但它越升越高,越来越明亮,最终如又一轮太阳挂在空中时, 阳光已经普照苍穹。

当云雾碰到了太阳,立刻变得稀薄,一滴滴细小的水珠被高温蒸发,雾气渐渐退散,让出一片清朗天空。没有乌云压顶,雨水也无根源,转瞬止歇。

大雨过后,天青如洗, 但见一道道彩虹挂在碧落,五光七彩,绚丽非常。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这红日照亮处,不仅是云消雨散,更是日夜颠倒。本来就算驱除了乌云,露出的也应该是夜空和明月才是,但既然有太阳在,月亮自然毫无光彩,退避三舍,群星更是黯淡,几不可见,天空中只有一轮红日。

只是,这终究不是真正的太阳,不能使大地回春。数百丈之外, 依旧是风雨大作,夜色深浓,这也是东边日出西边雨了。

但对于战场, 这一轮太阳足够了。

太阳光下,一切都一目了然。

原本好像远在天边的战场,也一望可见。

蛟龙已经飞出了河流,庞大的身躯横贯天河,雄姿伟岸,不可一世。风从虎,云从龙,它在空中也有风雨助战,操纵雨水如臂使指,如同主场一般为所欲为,但突然云消雨散,阳光照耀,光华刺眼,它被照了一脸,不免僵停空中,满脸懵然。

阳光晒在它的鳞片上,泛着如金属一般的光泽,星星点点的血迹如同铁锈。

虽然刚从雨水里出来,但它身上依旧血迹斑斑,显然经过了一场苦战。龙头、龙角、龙爪各有残损。鳞片、牙齿、各种缝隙间还淌着丝丝血迹。那些血迹有青蓝色的,也有鲜红色的。青蓝色是自己的,鲜红色的是别人的。

而它对面,唯有一只狴犴,仅剩的敌人伏在狴犴背上,状况还要更惨一点儿。

“大人——”

听到背后有人叫,刑极眨了眨眼,从骤然放晴的失神状态中清醒,回头看去,惊讶道:“昭子?你咋这样了?”

汤昭确实情况不好,刚刚放出剑象,耗光了最后一点儿心神力量,差点没又来一个自由落地,亏了飞猫抓住了它,现在靠着眼镜从术器中吸取符式力量恢复了少量体力,但整个人看起来依旧很虚,再加上皮肤被大雨泡的发白,好像随时要昏过去的样子,身上衣服湿了又干,也皱巴巴的。

至于强自放剑象的其他代价,暂时还没看见,也只能先顾眼下了。

他勉强笑了笑,道:“大人,你都不看自己吗?你咋这样了?”

比起只是虚弱无力的汤昭,刑极就要惨的多了,身上伤口累累,那身黑色的公服已经染得和他平时那件鲜红的披风一样了,他伏在狴犴背上,似乎腿上受了重伤,无法站立。

这是受了多少伤啊?

刑极笑了笑,对伤势浑不在意,看了一眼天上的红日,又看了一眼汤昭。

他多少猜到红日是汤昭弄出来的,但他不知是怎么弄出来来的。升起太阳驱散乌云,他差点以为是神通。他也知道此地不可能有个剑仙,不然何必多此一举,直接将蛟龙打杀便是。

那么只能是剑法或剑象,即使是剑象,也是极强大的剑侠级别的。他不知道汤昭能动用獬豸剑以外的剑侠的力量,但他并没有追根究底。都到这个时候了,问这些干什么?

汤昭接着问道:“其他人呢?”

这样大好天气,战场上状况一览无余,除了刑极,没见到其他人的影子。

司老师他们呢?

刑极浑不在意道:“我把他们送走了,都到这时候了,手段都用光了,只能是肉搏,他们那点本事留着也是碍事,我便将他们发配了。”

汤昭这才想起来,刑极的剑是可以传送的,当初他装作判官曾经把汤昭、司立玉和裴守静一起传送出去。

后来汤昭才知道,那不是传送,是“发配”,也是刑罚的一种,合着刑狱中“流刑”。

在战场把所有的战友都“发配”出去,与其说怕他们碍事,不如说是战况绝望,想救他们一命吧?

看刑极的样子,也是强弩之末。他是不能发配自己,还是打算力战到死?

汤昭心中一阵难过,虽然让天空放晴,改变了环境,但他也没有余力作战了。刑极都这样了,天魔看来只有皮肉之伤,并未残伤肢体,这还能打下去吗?

可是能让刑极退吗?

他可以劝,但刑极能听吗?

“大人……”

“行了,你也滚吧。”刑极笑着挥了挥手,“别打扰我哦,我们会赢的。”

此时,那巨大的蛟龙终于回过神来,两只巨眼放出凶光。此时汤昭才发现,它身上不是没有严重的伤势,至少脊背和胸腹都有几道深深地伤口。

但是,比起刑极来……

他忍不住看向头顶的胖猫,道:“这位大人,不能来帮你吗?”

刑极早看到胖猫了,道:“你说巡察使吗?她早来了,在上面。”

他一指,指向河流从天而降的源头,“土型魔窟就是这样麻烦,一旦敞开通道就很难关闭。今日就算灭了天魔,这魔窟也要永久保留。两害相权,我们的策略是我在这里拖住天魔,她上去趁着魔窟刚开,开口还未稳定,尽力把开口封闭。一旦她成功,这长虫不过是无根之木,任人宰割。那时她再下来,不管有没有我,这一仗都能赢。”

所以……果然还是力战到死吗?

汤昭默然,这一仗到了这个地步,看来只有惨胜和惨败两种结果了。亏他之前扫荡还很轻松呢。魔窟真正的凶险,他并没真正承担。

“大人,你真的能赢吗?”他认真的问。

刑极看着他真诚到较真的眼睛,一如当初初见时正面自己的样子,一时不能开口,挥了挥手,道:“狸花,带他下去吧。”

汤昭忙道:“不——我的意思是说,你要是没招,要不要考虑我的招数?”

刑极惊讶的看着他。

最终,交换完意见,汤昭还是暂时离开,毕竟他能做得实在不多。

临走时,他又看了一眼蛟龙,看着它身上的斑斑血痕。

那些鲜红的血,大部分是检地司中人的。虽然刑极没明说,但他猜得到那长满利齿的大口中,也断送过检地司成员的性命。

“现在,你也有罪了。”

升在高空,是很费体力的,汤昭尽量不动,任由太阳下的微风吹拂身体。

为了尽快恢复体力,他保持在空灵的状态中,一面又运转内息恢复精力。

这样他的精神不得不高度集中,连战场也只是有一眼没一眼的盯着。

他一离开,对面的血战又骤然爆发。还是刚刚浴血的双方。

之前雨中战况如何惨烈,他没有看见,但太阳底下的战事,他看见了。

此时此刻,双方都用完了大招,只剩下最基本的血肉相搏,刑极有剑,有狴犴相助,但蛟龙的强横也不是他能抗衡的。

战况有些一边倒。

刑极已经不再发剑术,似乎剑术也耗光了,就是用剑和蛟龙缠斗,比起这庞大天魔,他的剑又细又小,不够给蛟龙剔牙,刺在鳞片上,很少能穿过去。如果有旁观者在看,一定觉得这场战斗很残忍,因为这堪称一场捕猎。猎物不存在胜利,只是尽力逃脱死亡。

汤昭在旁边看着,心情也极压抑,除了沉重,更是紧张。

机会只有一次。

如果能做到的话。

一定要做到。

这场战斗越发激烈,激烈到惨烈。阳光照射下,每一滴血的飚出,都在空中划出一道清晰可见的轨迹,仿佛红宝石一般映着光芒。他们身上也被阳光沐浴,仿佛披着金色战甲。

阳光把一切都照的纤毫毕现。金色的铠甲也越来越灿烂,仿佛两个黄巾力士。

因为他们离着太阳已经很近了。

终于,当刑极一剑用尽力量,几乎颤抖着向后退却,那蛟龙再次追上,张大了口,要把这个难缠的虫豸一口咬碎。

《一剑独尊》

此时,汤昭大声叫道:“刑总!”

强烈的光芒中,刑极满是血污的脸微微一笑,向他挥手,那似乎是个叫他放心的手势,同时长剑回圈,向自己挥去。

剑术——流放!

剑光一闪,他消失了。

喀嚓!

蛟龙大口咬住,上牙碰上了下牙。

口中无血肉,这天魔有些懵,但紧接着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临头。

那是巨大、焦灼、滚烫、刺眼的危机。

稍稍抬头,它看到了头顶。

眼中凶光消散,只有震撼与茫然——

那一片炽热的鲜红是?

太阳——落下来了!

半空普照的旭日,从空中坠下,化为灿烂的庞大火球,压住了天魔,紧接着把它裹在日心之中,带着它一起继续坠落。

这辉煌的火球往下落,擦过在天空笔直流淌的河水,一瞬间,仿佛长河落日,壮丽非常!

轰——

一道璀璨的轨迹划过天空!

最终,落日坠在山谷中,短暂明烈的爆发之后,渐归于沉寂。

仿佛大日经天,落在隅谷。

黑夜,再次席卷大地。

太阳落山了。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相关推荐:网游之神级病毒师我在星际时代无尽掠夺衙内闯三国特种教父大道藏天圣手医仙宅仙传我的诸天同人超级兑换戒指勇者都是混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