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趣 > 碰瓷之王 >碰瓷之王

467.老君的投资

祝融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兄弟还能阋墙,何况同一个族群?

族群本就是一个泛概念,在特殊时候,为了某种大义可以同仇敌忾,但更多的时候却没用。

想想某个灯塔国,他们何曾将全世界的人类当成同族?

同一个世界毕竟只是少数人的梦想,绝不可能真正变成现实。

巫族是一个大族,可为什么曾经那么强大,衰落却也那么快速?

原因当然很多,也很复杂,比如人族的崛起之类的。

不过最核心的一点绝对是巫族缺乏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在与妖族征战的时候,这一点还看不出有多大的问题,可是当夺得了天下大权,该瓜分利益的时候,十二祖巫所代表的势力就各有各的算盘了。

当这种算盘打得越响,也就是族群之间隔阂越深的时候。

当这种隔阂足够深的时候,情谊的双眼就会被蒙蔽。

这也是当初祝融和共工两个生死之交被人随便栽赃嫁祸一番,两人就打得不可开交的原因。

利益可以扭曲一切情感,如果没有,那只能说明利益不够大,而不是利益没有这样的能力。

《诸世大罗》

后来巫族衰落,本该团结一致了,可是在先前瓜分利益的时候产生的裂缝却再也无法弥合了。

就比如这次有穷羿和飞廉被杀之事,普通巫族人愤慨不已,恨不得直接撸起袖子直接跟朱雀堂干起来,最终却为什么只有玄冥和天吴两个人来到这里?

只不过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因为有穷羿是玄冥的人,而飞廉是天吴的人。

各自为战,族群必亡。

祝融明白这个道理,他尽管伤心众分天的伤亡,却也没有怪罪颜开的意思。

一边是族群,一边是儿女,怎么选择?

祝融唯一希望的是巫族经此一役,能够自省强大起来,而不是被人蛊惑着热血上头的前来报复。

如果那样,祝融只能袖手旁观,而他也看得出来,如果还有下次,颜开出手绝对会更加的狠辣无情。

当然,如果有其他势力这个时候想要对巫族趁火打劫,落井下石,祝融绝对会拼了命不要。

因为在祝融心中,颜开和巫族之间属于自己人,内部矛盾随便怎么解决都可以,但是外人不行。

当然,这一切都要看巫族还活着的人怎么选择。

老君很是沮丧,他没想到自己全力周旋了这么久,最终却依然还是这样一个结果,甚至这个结果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原因当然是所有人都低估了颜开。

既低估了他的实力,也低估了他的底线和杀伐之心。

所以没有人将颜开灭族的警告放在心上。

老君也明白颜开的警告根本就不是警告,而是宣言,霸道的宣言。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明白了却又什么都干不了!

指责颜开吗?

生死老君倒无所谓,可是指责很可能带来的是更恶劣的后果。

“Mmp”这句话仿佛还在耳边,老君怕自己真的一开口指责,颜开一怒之下,很可能让众分天的那一幕在天庭重演。

唯有沉默,看颜开准备怎么说,或者怎么做。

这个时候,没有人能够猜测到颜开的真正心思,却知道这个时候去和留绝对是一件难以决断的事情。

去?

朱雀堂现在正是危难时刻,一旦离去,那么先前的情义也会跟

着离去。

留?

巫族还活着的人会不会报复的答案不用想,那么巫族最先报复谁?

去留两难?

颜开看出了众人的为难,心里略微舒畅了一点,为难就表明这些人至少将他放在了心上,尽管心里的戾气依旧,却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于是叹息道:“我本善良,没想过与任何人争个你强我弱,大量卖出丹药只不过是想收集一些修炼材料,顺便增强一点天界的实力,好应对接下来的末世大劫。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我本以为是对大家都有利的事情,却不曾想得到的几乎都是无端的指责和杀戮。

如果只是针对我个人,不管是明枪暗箭,还是阴谋诡计我都无所谓,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可是我这人特别护短,身边人是我的底线。

像飞廉那样作为一个圣人却跑来挟持一群小修士,他们的目的我相信大家都是聪明人,肯定猜得到。

关键是有了一,居然还有二和三……

我本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也不吝杀人,所以我只能将本来为归墟之地准备的手段用在了众分天!

当然,我这样说并不是说我身边的人就动不得,我没那么霸道。

我的底线只是任何人不能因为要对付我而去拿我身边的下手。

所以我对众分天下手只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而已。”

听颜开解释到这里,水轻柔眸子里全是柔情,朱雀堂的人满是豪情,可是蒋子文等人却在庆幸中忍不住嘴角有些抽搐。

庆幸选择正确且坚持了下去,抽搐别人还没碰到颜开的牙,而颜开反手就将别人满嘴牙打掉了。

颜开将众人的表情看在眼里,抱拳道:“再次感谢各位前辈兄弟对我的厚爱,不过就不必留下来了!

因为我已经下令解散了朱雀堂,如果有势力还要没有底线地对那些离开朱雀堂的人进行追杀,那么我一个人是打是逃都很容易!

毕竟我一个人无牵无挂,只要还活着就可以不择手段地报复回去,争取下次搞个上万的核弹丢出去,我估计蒸腾的蘑菇云一定很美丽!”

这最后一番话说得平静,可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当然,打冷战的不止现场的人,还有那些正抱着手机看直播的人。

天骄大会会场发生的一切都是有实时转播的,虽然并没有众分天的画面,还是有人第一时间就想要联系众分天的熟人朋友,却怎么也联系不上。

脑补的力量是无比强大的。

老君最红还决定说点什么,只是语气有些悲凉和无奈:“颜开,今天的事情我不做任何评价,毕竟我只是一个无法自己做主的分身。不过我还是要告诫你几句,在天界,至尊绝不是极限,在至尊之上还有造物主这个境界。

其他人我不知道,至少创造人族的女娲,创造修罗族的冥河以及我的本体肯定是达到了造物主这个境界的。

只是因为天界的大道无法长时间地承受造物主的压力,所以他们基本上都居住在天外天。

造物主到底有多厉害我不知道,也不敢想象,不过连天道都无法承受,那么我想指掌灭星辰应该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颜开,不管你承不承认,从你对众分天出手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成了天下公敌。

所以希望你能够好好活着!”

“威胁我?”

“不是威胁,我只

是陈述一个事实,再说我也威胁不了!”

颜开身上的黑气再次隐现,眼里的猩红已经弥漫到了瞳孔上,语气却很是平静地说道:“我一定能够好好活着的!尽管我跟天界的势力打交道的不多,却发现几乎所有人都是为了利益不择手段。

所以我目前能够让我在乎的人不多。

如果这个世界是如此龌龊,真到了天下皆敌的地步,那么就算末世大劫只是传说,那就让我做个灭世狂魔又有何妨?”

这番话说得冷漠而铁血,虽然猴哥、哪吒、蒋子文、姜尚、自在天波旬五人知道颜开不是针对自己,脸色还是有些难看。

因为他们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与颜开走在了一路,本质上其实都是利益。

颜开不懂这个道理吗?

他懂得没有永恒的盟友,只有永恒的利益的道理。

可是他却不愿意这样去做。

随心随性性格的人追求的本就是自在随心,要让他们为了利益去迎合,去虚与委蛇,实在是太难了。

这样的人就算不入魔,也很难做到朋友遍天下。

老君知道自己不能再说什么了,抱拳道:“我就先回去了,欢迎你来兜率宫做客,我那里有不少来自天外天的稀奇古怪的材料!”

水轻柔急忙上前,双手将天地玄黄塔送上,感激地说道:“多谢老君大义,等过几天,我们夫妻一起来兜率宫打搅!”

老君看着水轻柔摆了摆手,很是真诚地说道:“这座小塔我已经解除了认主关系,就送给你了,你慢慢跟它培养一下感情,如果能够认主,哪怕造物主都无法偷袭到你!”

水轻柔不由得将无助的目光看向了颜开,颜开又将目光看向了老君,老君反看回来,目光平静如一湖秋水。

颜开猜不透老君的用意,却知道天地玄黄塔是天界有名的几件先天灵宝之一,拥有了它,基本上万法不侵,先天立于不败。

这个礼物实在是太珍贵了!

想了想,颜开收敛了戾气,平静地说道:“既然老君一片盛情,你就好好收下吧!”

水轻柔向老君深深地鞠了一个躬,恭敬地感谢道:“谢谢老君,以后老君但有所命,只要不是强人所难,我们夫妻绝对全力以赴!”

老君听到水轻柔的话,忍不住大笑道:“好一个蕙质兰心的姑娘……我可不敢强人所难,不然你老公还不把我这把老骨头拆了!”

说着取出一件薄如蝉翼的羽衣递给水轻柔,“不过你这小姑娘实在是讨人喜欢,比你爹那臭脾气强多了,这件霓裳羽衣就送你了……”

又意味深长地看了颜开一眼说道,“如果你能够给它再次启灵,不但变化随心,说不定防御能力不输于天地玄黄塔哦!”

水轻柔本来还有些迟疑,听到这话,急忙收起,再次感谢不已,态度比先前得到天地玄黄塔还要真诚得多。

她知道老君话中的意思,自己穿了霓裳羽衣,那么天地玄黄塔就可以给颜开使用了。

这是真正的大礼。

不是说礼物的珍贵程度,而是老君的一片心意。

如果巫族和帝女会全力报复,肯定不会名刀明枪的来。

如果有了这两件防御至宝,那么一般的偷袭就没用了!

PS:昨晚看到学校附近漫天的烟火,不由得感慨万千,当年……当年不好意思说出口,希望各位好好填报志愿,毕竟不论男女都怕入错行。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相关推荐:活着之恶魔的救赎帝国将军的情书余声我真没想当声优啊缓缓爱琴海强势囚宠:嫁给白月光他哥之后海岛求生之全球直播剑道至尊之王者之巅完美剑道至尊传奇手游:刷钱就变强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